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五百章 汉奸可畏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21:16 字数:3306 阅读进度:506/515

()万历皇帝虽然怠政,外臣的很多奏章他都采取留中不发的消极态度,但对辽东边患还是极为重视的,自抚顺失陷的消息传至京城后,万历皇帝接连三夜做噩梦,每次都梦见一个异族女子骑在他身上挺枪刺他,惊醒时大汗淋漓——

无须请臣下解梦也能明白这个异族女子代表的就是女真人,建州女真对大明政权的威胁已经迫在眉睫,十月十六rì更得知辽东总兵张承胤兵败的消息,万历皇帝坐不住了,自去年梃击案之后皇帝再未召见过外臣,这回不见外臣不行了,十月二十一rì在文华殿召见内阁和六部九卿科道官,共议辽东危局——

代理兵部尚书薛三才禀报辽东缺饷,自去年秋至今已拖欠辽饷五十万两,恳请皇帝大发内帑助饷,以便辽东募兵应对奴酋的攻势,奴酋兴兵犯边,有蒙古诸部相助,一待开chūn,必再犯边,蓟辽总督汪可受虽已在选调蓟镇兵六千五百名,刻期援辽,但兵员还是不足,所以我大明征兵转饷,时刻难缓。(文学馆wwW.wxGuan.yecaodi.com)

万历皇帝一听要他内库的钱,即道:“内帑空虚,宫中用度尚不足,哪有余银助饷,此事还得兵部与户部共议筹饷,太仆寺可拨些银两购买战马。”支吾过辽饷,又道:“辽左覆军陨将,虏势益张,边事十分危急,尔部便会推总兵官一员,令克期到任,料理军务,一切防御驱剿事宜,着督抚等官便宜调度,务期殄灭,以奠封疆,其征兵转饷等事,即遵旨会议具奏。”

方从哲启奏说阁臣大僚至科道缺官。一切当补,举荐熟知辽事的杨镐经略辽东,又指责辽东巡抚李维翰庸碌无为,应革职查办,以右佥都御史周永chūn代之,万历皇帝准了,命吏部立即征召杨镐入朝。

……

三rì后,署兵部事的薛三才上疏向皇帝禀报兵部诸官会议结果:一是征调保定、真定等地壮士三万人充兵员;二是各边废弁家丁皆许效用军前,可得数千人;山海关为蓟辽门户。须任命一大将提兵弹压,既确保京师无虞,兼为辽东声援,兵部会推延绥参将杜松驻守山海关,保定总兵王宣关内。张承胤战死后,辽东总兵任缺,拟起用废将李如柏。

薛三才这道奏疏刚呈递上去,叛将李如芳招降松山屯堡的消息也传回了,抚安、花豹冲、三岔儿等十一堡寨尽数沦陷,建奴大肆劫掠后焚毁了村寨,押着汉民和牛羊等财物踏着今冬第一场雪回赫图阿拉了——

在退兵之前。奴尔哈赤释放了两个在抚顺俘虏的商人,让他们送信给广宁的李维翰,这两个商人是鲁太监的手下,其中一人曾随张原去过朝鲜。名叫张儒绅、另一人名叫杨希舜,这二人将奴尔哈赤给大明的一封文书交给李维翰,奴尔哈赤在文书中以七大恨作为兴兵的理由,又要求明朝派官员与他大金谈判赴贡和罢兵事宜。其中提及归还纳兰巴克什以及扈尔汗首级之事。

抚顺城破、张承胤战死,辽东军民损失极为惨重。作为辽东巡抚的李维翰当然明白自己要承担的罪责,为了减轻朝中官员对他渎职无能的指责,李维翰在转呈奴尔哈赤的文书的同时,给皇帝也上了一封奏疏,故意渲染奴尔哈赤七大恨的第七恨,把建奴起兵侵略辽东说成是张原所逼,这是李维翰想找替罪羊的卑劣心理,这时的李维翰还不知道朝廷已决定将他罢官。

……

十月二十九rì,吏部和兵部经过会推合议后向万历皇帝上书建议:起复杨镐为兵部左侍郎兼历佥都御史经略辽东;蓟辽总督汪可受率兵出关直抵广宁,相机调督;以周永chūn代李维翰巡抚辽东,巡抚行辕从广宁移驻辽阳,与新任辽东总兵李如柏协力拒守,待大兵抵达后再图进取;设山海关军镇,由延绥参将杜松任山海关总兵,保定总兵王宣率本部兵马移驻关内,与杜松一起拱卫京师;军饷应尽快补发,皇帝要开内帑助饷——

往rì怠政的万历皇帝也知辽东事急,次rì就批复,对兵部和吏部的建议尽数采纳,并且有所补充:“——汪可受统兵出关,相机进止,务期持重,以保万全;顺天、保定巡抚移驻山海、易州,互相应援;辽东兵员着速行召募充补;李维翰革职听勘;杨镐着差人催他星夜前来,共图安攘,毋再迟延误事。”

对于发内帑助军饷之事,万历皇帝总算松了口,同意拨内库银十万两解燃眉之急,太仆寺也筹银六万两买战马,其余的还须兵部、户部自行筹措。

……

十一月初三,这rì傍晚祁承爜来到张原的寓所,祁承爜神情凝重,略品了品茶,便道:“介子,辽东李维翰有最新奏疏送到,内附奴酋的悖词,奴酋重申七大恨,并要求谈判罢兵赴贡,并提及送回纳兰巴克什。”

赴贡就是到大明京城来贡献方物,奴尔哈赤打了胜仗还要来赴贡,岂不是怪哉?其实不奇怪,奴尔哈赤虽然攻陷了抚顺、全歼了张承胤的一万明军,但对大明帝国的国力还是极为忌惮,申明七大恨是给自己兴兵找理由,把自己说成是受迫害不得不反抗,罢兵赴贡是想让大明重开马市与建州贸易,毕竟奴尔哈赤对与大明全面对抗还不是很有信心,如果能够罢兵赴贡那是最好,反正已经抢了很多,从奴尔哈赤退兵后把抚顺城及周边村寨尽皆焚毁可知此时的奴尔哈赤尚无占领大明疆土的心思,他还只是一个大马贼,抢了就走,是辽东明军的懦弱无能助长了他的野心——

张原道:“皇帝近来甚是勤政,调兵遣将、筹措军饷,要对建州发起总攻,愚以为不应cāo之过急,与老奴谈判何妨,可作缓兵之计——”

“万万不可!”

祁承爜悚然道:“介子切勿对他人提及这等罢兵和谈之语,建奴攻陷抚顺、掳掠辽东,京师震动,上至皇帝、下至庶民无不对建奴切齿痛恨,只yù提兵扫平贼穴、生擒老奴,以我泱泱天朝,岂能与建奴谈判!”

张原默然,祁承爜说得对,他若在这个时候主张与奴尔哈赤谈判,即便是行缓兵之计,也必不为朝野舆论所不容,这时的大明士庶都还沉浸在天朝上国的美梦中,抚顺失陷和张承胤兵败没有引起他们多少jǐng惕,只认为是一时疏忽为敌所乘,大明疆域纵横万里、人丁万万,而建州女真僻处海东,人口不过数十万,如何能与大明抗衡,待各路大军一到,建奴必狼奔豕突一败涂地,二十年前的万历三大征都是大明大胜,这次也不会例外,谁要是在这时说八旗军强大不易战胜,那肯定会被说成是“灭自己志气长敌人威风”,“汉jiān”或者“明jiān”这顶帽子就给你戴上了——

祁承爜又道:“那李维翰为罪责,在奏疏中污蔑是你在朝鲜擒杀建奴使者导致老奴发怒兴兵——”

张原冷笑道:“任由奴酋与光海君勾结就能避免抚顺城陷?李维翰好生无耻!”

祁承爜道:“这等荒唐言语虽不值一辩,但在别有用心者推波助澜之下,恐对介子不利,介子还须小心谨慎,和谈之语再莫提起,不然正给别有用心者可乘之机。”

张原点头道:“多谢旷翁提醒,张原知道其中利害。”

祁承爜道:“那些科道官哪知兵部的艰难,缺兵缺饷,焦头烂额啊。”

张原问:“皇帝不肯多发内帑银助饷,辽饷如何解决?”

其实万历皇帝很会敛财,内府存银甚多,史载光宗朱常洛即位后立即发内帑银二百万两作为辽东和九边的军饷,这都是万历皇帝的积蓄,但现在万历皇帝只肯出十万两内帑充饷,兵部、户部再怎么请求都没有用,只有另想办法。

祁承爜道:“今rì兵部与户部会商,掌户部事的户部左侍郎李汝华援引往年征倭、征播州之例,按田亩加派,每亩加三厘五毫,如此全国可得赋银二百余万两,以此充作辽饷,辽东事平后,此加派即行废除。”

张原心道:“辽东乱局是旷rì持久的,这二百万两辽饷就能解决奴尔哈赤的八旗军,实在是过于一厢情愿了。”但现在对祁承爜说这些也没用,祁承爜只不过是一个兵部郎中而已,问:“汪总督出关未?”

祁承爜道:“汪总督犹在山海关逗留,要等山海杜总兵率军到关。”

张原道:“这冰天雪地的,建奴也回老窝避寒御冬去了,我军暂不必急着出关,购置健马、新造盔甲、火枪,积极备战才是,请问旷翁,那新式燧发枪已造了多少支了?”

祁承爜道:“大约有五千支,各边已领走了两千支,军械司尚存三千余支。”

张原道:“三千支太少,还得加紧打造才好。”

祁承爜道:“商丘杨侍郎明rì就将进京,杨侍郎奉旨经略辽东,调兵、征饷、打造军械,皆有决定之权,介子可向杨侍郎进言献策。”

七月间,张原曾派武陵持他书信去商丘见杨镐,不到四个月,杨镐复出了,杨镐是即将到来的这场大战的决策人物,比之杜松尤显关键,张原必须对杨镐施加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