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四百九十章 过家门而不入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21:03 字数:3277 阅读进度:496/515

除了小景徽身体欠佳之外,宅子里别无他事,一岁多的张鸿渐和四个月大的张鸣谦无病无痛健康成长,让商澹然和穆真真这两个做母亲的少cāo了很多心;陆韬和张若曦夫妇还在京中,张若曦说了要等张原从朝鲜回来后再回江南;王微尚未回京……

张原问了宅子里的一些情况,就让武陵和白马先回李阁老胡同报信,他还要去礼部复命,抓来的纳兰巴克什和另一名名女真俘虏也要交给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再行审问

方才武陵说起四个月大的张鸣谦茁壮可爱,一边的穆敬岩听得眉开眼笑,口里没说什么,心里真是高兴,这是真真的孩儿啊,真真也做娘了!

张原道:“穆叔,你和王师傅、洪纪、洪信他们先回宅子吧。”

穆敬岩、洪纪、洪信不属使团编制,所以不必到礼部复命,明天去兵部报个到即可,王宗岳则是杜松私人聘请来护送张原的,连兵部也不必去。

穆敬岩道:“还是跟随张大人办完了事再回去吧。”

将至长安街,围观民众渐多,使团的十六人仪仗卤簿抖擞jīng神,旌旗招展,豹尾枪高举,仪刀在七月阳光下闪闪发亮,导引鼓和云锣有节奏地击打着

张原耳朵尖,听到路边有民众互相询问道:“锦衣卫怎么少了人,三月出使时我曾见来,有好几排呢,这回来少了一多半是何缘故?”

””“有几个还扎着绷带,受伤不轻,谁敢捋锦衣卫老爷的虎须?”

“据说是张状元在朝鲜国怂恿国王的侄子犯上作乱。把国王给杀了。国王的侄子做了国王。”

“张状元怎么会怂恿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应该阻止这等不仁不义之事才对。”

“这谁知道,也许张状元得了那朝鲜王侄子的好处”

……

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有的锦衣卫听到了,就高声怒斥。

张原对甄紫丹道:“小民无知,道听途说,妄加猜测,无须切责。但别有用心者故意制造的谣言则要jǐng惕,我等在朝鲜挫败建奴yīn谋、归国途中浴血杀敌,这些功绩绝不容歪曲抹杀,甄千户见到骆指挥使要详实禀报,手下锦衣卫也要尽力宣扬光海君的不忠和建奴的野心,要让京城百姓知道我们做了什么、遭遇了什么。”

张原对自己的处境很清楚,他既要设法阻遏奴尔哈赤即将到来的攻势,更要提防朝中政敌的明枪暗箭,后者也许还更棘手

甄紫丹的箭伤已好了大半,骑马无碍。听了张原的叮嘱,神sè凝重道:“大人放心。卑职明白。”

随行出使的六十名锦衣卫校尉死了十二个,身为副千户的甄紫丹压力很大,现在他与张原是荣辱与共,若朝鲜绫阳君拨乱反正得不到大明朝廷的承认、若抗击建奴马贼被..””认作是惹是生非,作为册封正使的张原固然要承担主要罪责,他甄紫丹也难辞其咎,辛辛苦苦往返八千里并且抗击建贼竟然要被问罪,这种事看似荒谬但并非不可能,从辽东巡抚李维翰的态度就可窥见端倪,朝中党争激烈,张原是亲东林的,又与方阁老、姚给事等人有仇隙,如今东林高官大僚尽数被黜出京,张原在朝中颇为孤立,其政敌定会借此番出使之事污蔑张原

虽然如此,但甄紫丹并未觉得是被张原连累,张原自有其人格魅力,相处数月,张原的清廉、睿智、不骄不吝,都是让甄紫丹由衷敬佩的,鲁太监送给张原的一千两银子还有在朝鲜收到的贵重礼物张原全部拿出来作为那些伤亡锦衣卫的抚恤银,单这点就让甄紫丹佩服,而且凤凰山建贼袭击之事,甄紫丹对李巡抚的那种态度极其反感,所以当然是坚定站在张原这一边的。

阮大铖也听到了民众的流言,不禁愈发忧虑,东林一去,翰社势孤,方从哲和三党要打压张原和翰社再无顾忌,阮大铖原以为张原在丁巳京察最关键的时期主动要求出使朝鲜是为了避祸,按理说张原此行应该谨小慎微不让方阁老和姚宗文等人抓到把柄才是,但张原却没有这么做,有些事分明是张原主动挑起的,这让阮大铖颇为困惑,张原对丁巳京察的结果似乎早有预料,却为何还这般行事高扬?

阮大铖催马与张原并行,侧头看着张原,张原向他微笑道:“八千里路云和月啊,我们终于回来了。”

阮大铖笑道:“岳武穆不是我能做的。”

”雅sāo第四百九十章过家门而不入”阮大铖这么一说,张原记起历史上阮大铖积极剃发降清的后事了,摇了摇头,淡淡道:“岂能人人为岳武穆,不要是非颠倒为虎作伥就行。”

到了东长安街路口,武陵和白马便绕道大明门回宅子去报信,甄紫丹领着四十余名锦衣卫校尉回锦衣卫衙门复命,张原一行入东公生门来到礼部衙门,礼部右侍郎何宗彦在仪门外迎接张原和朝鲜奏请使禹烟诸人,张原交还册封敕书,附上一道未能完成册封使命的相关说明奏疏,还有一份清单,就是,也交与何宗彦,

禹烟向何宗彦详细禀报了朝鲜拨乱反正的经过,何宗彦没有表态,即命设宴款待众人,张原告辞道:“何侍郎,下官思家心切,急yù归去,这酒就不喝了,请何侍郎见谅。”

阮大铖也起身告辞,何宗彦未多挽留。

张原和阮大铖出了礼部大门,却见张岱、文震孟、钱士升三人候在礼部衙门外的照壁下,张岱大笑着迎上来:“介子、集之兄,出使辛苦。”

文震孟和钱士升也过来向张原、阮大铖拱手问安,使团方才经由玉河北桥上过时,已经惊动了翰林院中人,张岱和文震孟、钱士升三人就赶来礼部相见

张岱仔细端详张原,说道:“介子,你真是黑瘦了不少啊。”又看看阮大铖,道:“集之兄也不是玉面郎君了。”

阮大铖道:“黑瘦算得什么,若非介子机jǐng,我们差”雅sāo”点就丧命辽东了。”

张岱惊问何故,朝鲜政变之事他们已经听闻,但使团在凤凰山遇袭之事却还不知道,这时听张原和阮大铖说起当rì交战之事,不禁咋舌,他们一向读孔孟之书、以琴棋书画自娱,临敌决生死之事只在书本上看看,没想到张原、阮大铖遇上了,觉得是不可思议之事。

“少爷少爷”

“公子公子”

武陵、来福、汪大锤和阮大铖的仆从赶来了,张原便向文震孟几人拱手道:“明rì请几位喝酒一聚,对了,我翰社同仁还经常聚会讲学否?”

文震孟道:“不敢废,每月两次在大隆福寺聚会切磋,风雨无阻。”

张原道:“甚好,那请文兄代为联络,明rì傍晚我在棋盘街永昌酒楼宴请翰社同仁。”

钱士升道:“当然是我等为你们两位接风洗尘。”

张岱跟着张原去李阁老胡同,又命能柱回泡子河畔把素芝母子和李蔻儿也接到李阁老胡同这边来,要好好团聚一番。

张原问:“不把刘氏嫂子一并请来?”

张岱道:“她出一趟门不易,要头一天约好才行,郑重其事的”说着摇了摇头,又道:“过两rì我再陪她过来吧,她那种人无趣得很。”

兄弟二人并肩步行,王宗岳””、穆敬岩等人跟在身后,说起张原离京后发生的一些事,除了大批东林官员被黜外,张岱道:“祁虎子跟着商御史一家南下了,虎子舍不得景兰小姐呢,景徽小姐不知病好了没有?”

张岱这个翰林院庶吉士每rì读书习字,和未出仕时的逍遥rì子差不多,党争也暂时未波及不到他,所以体会不到张原那种紧迫xìng,只为张原平安归来感到高兴,要到张原宅里饮酒庆贺。

见到乐观开朗的宗子大兄,张原也把心事暂且搁下,这些rì子忧国忧民也够闷的了。

此时大约是申时末,红rì将坠,七月中旬的天气依然很热,张原与大兄张岱摇着折扇刚走到大明门外,老仆符成驾着马车来接了,符成喜笑颜开道:“少爷,少nǎinǎi、穆姨娘和两位小公子都在等着少爷呢。”

张原急着回家看妻儿,不愿在路上遇到熟人寒暄耽搁,便与大兄乘上马车驶过板桥胡同,再横穿西长安街,行至石厂街,就见李阁老胡同口有人张望,正是小厮白马,白马叫道:“姑爷回来了,姑爷回来了。”飞一般跑回去了。

张原在胡同口下车,看到自家那所小四合院的金柱大门前有仆妇向这边张望,迭声说着“少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正这时,忽有一人从后面气喘吁吁赶上:“介子,介子”

张原回头看时,却是老师杨涟,赶忙施礼道:“杨老师一向安好,学生刚回京。”

杨涟摸出汗巾拭了拭额头,对张原道:“介子,立即随我去见吴阁老。”

张岱笑道:“杨老师,让我弟先回家看看妻儿再去拜会吴阁老不迟吧。”

杨涟是个急xìng子,说道:“禹圣治水九年,三过家门而不入。”挽着张原的手就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