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四百八十四章 胆小如鼠张介子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20:56 字数:3252 阅读进度:489/515

----------------------奴尔哈赤所在的赫图阿拉城距离小城汤山大约七百里,距离汉城约两千里,朝鲜军士在北岳山伏击纳兰巴克什是在五月十六rì,今rì是六月十一,前后不到一个月,就连汤山百户所的这位丁百户都还不知道朝鲜政变的消息,远在赫图阿拉的奴尔哈赤却已先知,竟还有时间布置人手要半道截击大明使团,这实在让张原震惊,当即向叆阳守备毛文龙派来报信的总旗官详细询问——

总旗官也姓毛,是毛文龙家丁,这位毛总旗并不清楚建州女真潜入辽东边墙的准确时间和具体人数,他向张原介绍说自永乐年间开始修建的辽东边墙主要防御蒙古和女真,但从辽东逶迤两千里到辽西的边墙很难防守,很多地段的边墙早已形同虚设,辽东老帅李成梁于万历初年拓建的宽甸六堡原在辽东边墙外,防线前推对大明是有益的,扼住了建州向东拓展的咽喉,但万历三十四年李成梁却以宽甸六堡孤悬难守为由放弃了那八百里疆土强迫宽甸百姓六万余户迁回辽、锦,辽东防线收缩,奴尔哈赤趁势扩张,直逼抚顺、清河——

毛总旗提醒张原回京旅途从汤山至辽阳这一路都要小心戒备,这一带离建奴可zìyóu进出的宽甸最近处不足三百里,建奴骑兵扮作马贼不须两rì就可驰至,以前也经常发生小股建奴蹿入大明地界劫掠朝鲜贡使和汉、鲜商人之事,当然,建奴不会有大队人马出动,少则七、八骑,多则二、三十骑,抢了就逃,明军也无可奈何,奴尔哈赤不会承认是他手下干的,关键是没能当场抓获那些“强盗”,没有证据——

一边的丁百户慨然道:“张大人勿虑。建奴区区二、三十骑而已,明rì卑职率五十名旗军护送大人及使团至连山关,到了连山关自有陈千总接应。”

按理说若有丁百户的五十步卒护送,使团又有甄紫丹率领的六十名锦衣卫校尉,岂惧二、三十个建贼,但对于张原来说。经历过北岳山伏击。女真骑兵的战斗力给他印象深刻,不说以一敌百,说后金长甲兵以一敌十绝非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晚明的辽东明军除了守城,野外遭遇战对阵八旗军极易崩溃,一面倒的屠杀屡见不鲜,所以说张原绝不敢轻视二、三十名建奴长甲骑兵,对丁百户道:“劳烦丁百户派人去连山关报知陈千总,请陈千总差遣一百火枪手来汤山护送我等。使团在汤山暂候两rì。”

丁百户表面上遵命,表示立即照办,心里却有些瞧不起这位新科状元,认为张原胆小如鼠,就连阮大铖也对张原道:“这里都是大明地界,建奴岂敢劫掠我等使节。贤弟毋乃过于谨慎?”阮大铖是急着想回京。

张原也不多解释,只是笑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嘛,小心谨慎些总不会坏事。”

阮大铖、甄紫丹等人虽不再多说什么,但对张原总有些腹诽,认为张原不够胆sè,只有鲁太监手下的商人张儒绅对张原的稳健持重表示拥护,张儒绅从广宁带去朝鲜的三十大车货物在平壤和汉城两地尽数售出。得银一万八千两,再以一万五千两转购朝鲜的高丽参、白棉纸、济州扇子、釜山铜器等特产运回辽东,这一去一回可获纯利六千两银子,所以张儒绅最怕遇到建奴马贼。就算能赶退建贼,但若建贼趁乱放一把火什么的,那他如何回广宁向鲁公公交待!

张原深知当前朝野士庶对后金奴酋的轻视,明朝舆论盲目自大,失了抚顺、清河之后,群情汹汹,要求速发大兵灭了建奴,就连市井小民也说我大明百姓一人一口唾沫也淹死那些建奴了,萨尔浒之战其实是被舆论所逼,大明急于复仇,却遭致更大的败亡,熊廷弼曾论萨尔浒之败说:“今朝堂议论,全不知兵,冬chūn之际,敌以冰雪稍缓,哄然言师老财匮,马上促战,及军败,如愀然不复言。”

正是萨尔浒大败之后,那些妄自尊大、高谈阔论的声音才小下去,庞大的帝国、骄傲的子民似乎必须受这么一个惨痛的教训,可惜的是吃了教训之后并无长进,熊廷弼、孙承宗那样依仗坚城理智固守的反被罢免,袁崇焕在崇祯帝座前豪言壮语、五年平辽终成悲剧——

如今摆在张原面前问题的是,在大明没经过萨尔浒这个沉重教训之前,他若主张对后金采取防守反击的策略会遭到很多人非议甚至耻笑,这是古希腊神话中先知的悲剧啊,他该如何避免自己走到那个地步?

当夜,张原给毛文龙写了一封长信,略叙乡情之后大篇幅阐述了自己对辽东局势的见识,毛文龙在晚明边将中算得很有能力的,这个人虽然私心极重并且桀骜不驯,但绝对是可以拉拢、控制并且重用的,当然,张原现在没有使毛文龙投靠的实力和地位,而且毛文龙还只是一个小小守备,手下兵马不过千,对近两年辽东战局影响几可忽略不计,但先结交何妨,就好比他结交杜松一样——

次rì上午,毛总旗领了张原的回信告辞回叆阳,丁百户派去连山关向陈千户求援的军士也已出发,张原诸人则在汤山小城等候,到了十三rì傍晚,连山关陈千户差遣的一百名火枪手赶到了汤山,六月十四rì一大早,张原一行启程。

既有陈千总的百名火枪手保护,丁百户就没有再随同前往连山关,只送使团过了叆河便回去了。

张原让那一百名火枪手分出二十人往前路和右侧宽甸方向哨探,阮大铖、甄紫丹等人都暗笑张原草木皆兵,张原真把这当战场了吗,这可是大明地界,建奴盗贼看到这么多人马哪里还敢过来!

阮大铖心里叹道:“张介子啊张介子,早知如此,你又何必在出使朝鲜时惹出这么多事,又没得到什么好处?那个哑巴公主最后会说话了,你也只能惆怅道别,光海君先前送的金银又被你捐出修宣武祠和成均馆的馆生了,只有一件事非常确定,那就是你张原成了奴尔哈赤的死敌,所以你才会这么畏惧奴尔哈赤报复,这都是你惹下的麻烦啊。”

六月十四、十五这两rì平安无事,十五rì当晚张原一行两百余人在凤凰山驿站歇息,这里也有个百户所,镇守百户表示近rì没有盗贼出现,现在是酷暑天,马贼不会在这个季节出现。

六月十六rì卯时初,张原和禹烟率两国使团启程,争取今rì赶到连山关歇夜。

今rì天气极其闷热,早起太阳还没升上来,骑马赶路都会出汗,张原望着青白天际涌起的黑云,心道:“暴雨将至啊。”

使团诸人对即将到来的大雨并不介意,这天太闷了,这雨早下早凉爽,被大雨浇得湿透也无妨,一个个兴冲冲、挥汗如雨地赶路。

凤凰山分东山和西山,从两山之间的谷地穿过可以少走十几里路,那一百火枪手从连山关来时就是走的这条路,当下向张原建议抄近路,说山谷小路并不崎岖难行,却能省很多路程,但张原还是命使团绕山而行,不必为节省这半个时辰路程冒险,凤凰西山林深草茂,躲几十个建州女真很难被发现,一轮冷箭下来,死伤难计,山谷中应战都不方便,还有,大雨很快就要倾盆而下,火枪在雨天没用啊,这些火枪都是火绳枪,尚未更换兵部新制的燧发枪——

张原颇有威信,随行人等虽因张原不肯走近道而有点不满,却也无人敢有异议,阮大铖准备绕过凤凰山时与张原开个不伤和气的玩笑。

乌云四合,电闪雷鸣,一行人还未绕过凤凰山,夏rì的暴雨就倾泄下来了,众人纷纷披戴上雨具,熟悉道路的范通事赶过来对张原道:“张大人,那边有一处药王庙,先去庙里避雨,这暴雨来得急去得也快的。”

张原和阮大铖还有朝鲜使臣禹烟、许筠、金中清几人冒雨赶到凤凰山北麓的药王庙,这药王庙供奉的不是药王菩萨,而是药王孙思邈的小庙,庙宇破败,神像倒塌,早已没有了香火。

火枪手和锦衣卫挤在庙檐下避雨,小庙挤不下,就戴着斗笠立在露天下,嚷着好凉快,囚车里的纳兰巴克什也在淋雨,没人管他——

张原看那些火枪手的火枪虽有雨布遮挡,但在这雨天根本没法装填火药弹丸,就是燧发枪也极不方便,看来改进火枪的弹药也是当务之急,临时充填太拙了。

不须一刻时,暴雨止了,还有零星细雨飘着,众人也不待雨完全停就整装上路,刚离开药王庙,还未走上大道,忽听后山有蹄声急骤而来,众人都还在辨听这马蹄声,张原身边的客光先突然大叫道:“这是建州佟奴儿的骑军!”

客光先跟随张原朝鲜去来,一直沉默寡言,也不与其他人交往,这时却突然这么大叫起来,难道光凭马蹄声他就能分辨出这是奴尔哈赤的骑兵?

————————————————

早先有些烦恼事,现在基本解决了,以后会保持更新,谢谢书友们的包容和支持。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