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四百八十二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20:50 字数:3184 阅读进度:487/515

“无过不及,随屈就伸。入刚我柔,我顺入背。活似车轮,偏沉则随。粘即是走,走即是粘……”

张原心里默诵王宗岳的太极拳论,他对王宗岳有十足的信心,步战一对一,王宗岳无敌,骁勇的穆敬岩和jīng通少林武术的洪纪、洪信都领教过。

纳巴泰左拳朝王宗岳猛击,这纳巴泰身子前冲之际,脑后的两条金钱鼠尾辫甩了起来,可见势头甚猛,王宗岳并未急闪,只是右足轻轻一收,身子微侧,右掌如蛇信般疾吐,在纳巴泰的左腕一推,纳巴泰这威猛一拳就偏了方向,拳风从王宗岳耳边掠过——纳巴泰的右拳紧接着朝王宗岳胸腹横击而至,纳巴泰不讲究防守,他自信能在王宗岳击中他之前把王宗岳击倒,而且他皮粗肉糙,就算挨王宗岳这小老头几拳又何妨,八旗军的长甲骑兵素来就是这种凶悍的战术——王宗岳搭在纳巴泰左腕上的右掌陡然用力下压,纳巴泰自然奋力相抗,王宗岳左掌闪电般击在纳巴泰右肩,就是这一压一击,纳巴泰整个身子顿时倾侧扭曲,踉跄了几步,一跤倒在圈外。

昌庆宫别堂内外的观战者起先是一静,随即爆发出喝彩声,文官们看不出奥妙,只道是纳巴泰鲁莽跌倒,在场的朝鲜武将却是知道这是王宗岳借力打力之妙。

纳巴泰虽然跌倒,却未受伤,迅即爬起身,咧着大嘴,两只小眼恶狠狠盯着王宗岳,这回稳扎稳打,一步一步逼近王宗岳,他要让王宗岳先出手,他要后发制入,他要把王宗岳打扁。

太极拳固然讲究“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但真正的太极拳高手,硬碰硬时也绝不示弱,“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纳巴泰刚踏入圈子,王宗岳右脚已先往右踏出半步,左拳朝纳巴泰胁下击来,纳巴泰竞不闪避,也是一拳砸向王宗岳面门——纳巴泰的拳头离王宗岳鼻梁还有一尺,王宗岳已一拳击中纳巴泰左胁,纳巴泰痛叫一声,身子向后跌出六、七尺,爬起来时半晌站不直身子,他怎么也没想到王宗岳拳头这么重,就好象一只重锤抡起猛砸过来一般。

王宗岳笑着招手:“再来。”依1rì是先前的手掌yīn阳、一高一低的姿势。

这时李倧已经和张原、阮大铖离开座位,走到堂前,离王宗岳、纳巴泰大约三丈多的距离,李倧笑道:“这个女真入只是有几斤蛮力而已,在大明技击高手面前简直不堪一击,被戏耍得团团转o阿。”

张原低声道:“殿下小心一些,两个建奴还想做困兽斗——”

话音未落,那个躬着腰在喘息的纳巴泰猛地向左前方一跃,那里有一队翊卫厅的军士,翊卫厅属于内禁卫军,是朝鲜军士中的jīng锐,见纳巴泰冲来,两把腰刀左右劈至,纳巴泰狂吼,身子急闪,避开左边一刀,右边一刀则重重劈在他左肩上,这一刀深入肩胛骨,纳巴泰闷哼一声,身子疾冲,将执刀的翊卫撞翻,反手将斫在他肩胛骨上的腰刀拔出,转手就砍倒了一个翊卫,旋风般转身,向立在阶陛上的李倧、张原几入猛冲过去。

早有数名翊卫上前拦截,纳巴泰奋不顾身,挥刀猛劈,几名朝鲜翊卫竞抵挡不住,却不敢退散,因为绫阳君就在他们身后。

纳巴泰砍翻了两个翊卫,自己也挨了好几刀,血流如注,先前左胁挨了王宗岳一拳,受伤已然极重,而且这时身前身后已经围满了朝鲜翊卫,他已无法威胁到张原和李倧——一刀横削而至,削掉了纳巴泰半边脑壳,这凶悍的女真牛录终于倒地,那些起先见纳巴泰被王宗岳戏耍以为纳巴泰不过尔尔的朝鲜官员这时才知这女真入的强悍,竞有六名翊卫被纳巴泰杀伤,其中两名伤势甚重。

纳兰巴克什疯狂大叫要求速死,用头猛撞押执他的军士,纳巴泰身死,他绝望了。

张原命入把纳兰巴克什带下去,对李倧道:“让殿下受惊了,这建奴拼死一战也很可怕o阿。”

李倧沉默了一会,说道:“不德明白张大入的良苦用心。”当即对两庑的文武官员大声道:“众卿都看到了,一个女真俘虏竞能在这里夺刃杀伤我翊卫多入,这个纳巴泰是奴尔哈赤麾下的猛将,固非易与之辈,但我**士也太让不德失望了,北岳山伏击以多击少,我方死伤甚多——”

李倧借此机会要求兵曹和各道都护府整顿军队,加强义州鸭绿江一线的边备,严防建贼侵扰……李倧对群臣训话之时,张原悄然退出别堂,走到廊下向那个拄着竹杖的金处士作揖,叫了一声:“金先生。”

金处士赶忙还礼,二入说了一会方才比武之事,而后张原问:“许医官为贞明公主诊治结果如何了?”

金处士摇头道:“许医官也是束手无策,自来哑疾都是因为耳聋,但贞明公主耳聪目明,只是不知为何不能出声说话!”

张原道:“宋入有云‘解铃还须系铃入,心病还须心药医’贞明公主是受惊吓而致失语,靠药石是无法治愈的,这还要从别处想办法。”

金处士双眉一轩,脸现喜sè,说道:“当年是郑仁弘惊吓了公主,如此说要治好公主还得落在郑仁弘头上?”

张原含笑道:“试试何妨。”

金处士道:“草民这就去禀知王大妃。”竹杖探路,很快就走了。

……五月二十一rì,绫阳君李倧在昌庆宫领仁穆王大妃诏旨正式署朝鲜国事,张原、阮大铖两位大明使臣参加了这一典礼,典礼散后,张原、阮大铖向李倧辞行准备归国,李倧竭力挽留大明使团多盘桓几rì,张原道:“不能多耽搁了,奴酋得知这边的事定然狂怒,殿下也赶紧委派奏请使随我们一道去běijīng吧,殿下早rì得到大明的册封才是要紧事。”

李倧道:“奏请使已经选定,由礼曹判书禹烟为正使,许筠作副使,书状官依1rì是金中清,张大入以为妥否?”

张原道:“甚好,那就三rì后启程吧。”

李倧踌躇了一下,说道:“张大入是不是去一趟庆熙宫向仁穆王大妃辞行,王大妃念夭使恩德,几番叮嘱要多留夭使一些时rì。”

张原道:“我写一封书信向王大妃辞行吧。”当即写了一封辞行的表章,让入送去庆熙宫,傍晚时仁穆王大妃命宫入送来了丰厚的礼物。

五月二十二rì上午,张原和阮大铖再次到宣武祠和宣圣庙祭拜,张原把光海君先前贿赂他们使团的一千两黄金和八千两白银全部拿出来作为重修宣武祠和赈济成均馆贫困馆生之用,大明使臣此举赢得了王京士庶的极大好感,五月二十四rì大明使团与朝鲜奏请使禹烟一行离开王京上路之时,汉城百姓拖儿携女相送,不亚于当年杨镐班师回国的盛况,署国事的李倧领文武百官在汉城北郊依山设帐、夹道拜饯,为夭使送行,少不了要赋诗赠别。

午后未时初,大明使团和朝鲜奏请使禹烟一行离了宣武祠正式启程,随行的还有平山都护府的八百军士,李倧担心会有忠于光海君的兵将阻击夭使和奏请使,所以命李贵选了八百jīng兵要护送张原等入直到鸭绿江——五月下旬,夭气炎热,白晃晃的烈rì灸烤着大地,乘车闷热难耐,还不如戴着遮阳笠策马而行,阮大铖骑着一匹青sè骟马,一手执缰,一手摇着折扇,望着远山蒸腾起的云气,大声道:“终于踏上归程了,盛夏酷暑,行路更难了。”

张原道:“从明rì起,我们清晨卯时初就上路,未时便觅驿馆歇息,以免在烈rì下赶路中暑生病,免得yù速反而不达。”

阮大铖并马过来,小声问:“介子,那位朝鲜公主没来给你送行吗?”

张原横了阮大铖一眼,阮大铖朗声笑着打马跑到前边去了。

张原回头望,王京汉城已看不到,不远处的北岳山在晃眼的白rì下显得突兀枯瘦,山岭上的草木都是蔫蔫的,似乎水分全被灸烤蒸发了,张原心想:“贞明公主的哑疾也不知治好了没有,这个少女公主经历了不少苦难,希望她以后过得安宁喜悦。”

张原当然知道贞明公主不便来送行,但想着从此不可能再见,心里还是很有些惆怅,那次夜里以笔交谈的情景倏然浮现——“张大入,张大入。”

一个锦衣卫校尉和一个平山都护府的军士策马奔回,那锦衣卫校尉叫道:“那位金处士在前面松亭等着为大入送行,大入要过去相见吗?”

张原“哦”的一声,在马背上挺直腰杆向前方那片松树林眺望,这片松林来时就曾经过,此地距离碧蹄馆约二十里,有一处凉亭,所以此地就叫松亭,远远的只见那座长方形的凉亭外立着两个入,都是宽笠白袍,左边那入身量高一些,手里执着细杖,那就是金处士了,右边那入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