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四百五十五章 誓言与喜事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20:18 字数:3276 阅读进度:460/515

水平眉、尖下巴的皇长孙朱由校开口便问:“张先生几时去朝鲜,又几时回来?”显得依依不舍的样子,少年朱由校养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祖父和父亲给他的感觉是恐惧、严厉、多疑和隔膜,母亲王才人多病,不能常在一起,西李对他并不慈爱,魏进忠、魏朝这些内官对他倒是百依百顺,但这些人都是奴婢,不能给他情感的依托,他很依赖rǔ娘客印月,对客印月的感情似恋母又有另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只有张原给他对等的而非教训式的教导,朱由校觉得张先生既值得尊敬又可亲近——

张原作揖道:“殿下安好,册封使团已定于本月二十二rì启程,来回总要半年,望殿下多多保重。”

朱由校道:“张先生也多保重,回来为我讲朝鲜见闻。”

又说了一会话,张原告辞,朱由校让钟太监和小高送张先生到东华门,他和客嬷嬷立在大片大片盛开的罂粟花边目送,客印月望着张原的背影,眸光意韵复杂,她想起自己十六年前的誓言:

“谁能杀死佟奴儿,我布喜娅玛拉就是谁的女人!”

时光匆匆,今年她都已经三十二岁,当年的女真族第一美人成了叶赫老女了,真是可悲啊。

……

张原从东安门出了皇城,这时大约是巳时末,chūn阳朗朗,道路边树木青葱,枝叶滤下闪烁光斑,来福、汪大锤。还有身材魁梧的马阔齐和矮小干瘦的舍巴就站在树下等着他,这两个土兵简直愚忠,秦良玉临别时叮嘱他二人要保护好张原,所以现在张原走到哪里他们两个就跟到哪里,张原有时让他们不必跟随,他们却不听只顾跟着,他们只牢记秦良玉的话。这让张原略感无奈——

几个人绕过大明门往李阁老胡同行去,刚走到西长安街,却见武陵匆匆跑来。叫道:“少爷,大小姐到了,若曦大小姐到了。还有陆姑爷也来了。”

张原大喜,他知道姐姐张若曦上半年会来京城,没想到三月中旬就到了,当下加快脚步回到李阁老胡同寓所,见姐夫陆韬坐在门厅喝茶,廊下箱笼一大堆,一群婢仆正忙忙碌碌整理——

张原与姐夫陆韬寒暄了几句,二人一起入内院,张若曦正与商澹然和穆真真正在阶墀上坐着说话,小鸿渐在张若曦怀里咿呀学语。眼睛乌溜溜看着姑母,笑嘻嘻也不认生。

“小原,哈哈,蓄了胡须,还穿着鹭鸶补子的官服呀。”

张若曦眉开眼笑。抱着侄儿起身,上下打量弟弟张原,心花怒放的样子,状元郎啊,她在青浦都颜面有光,都知道她是新科状元的胞姐。她在陆家的地位现在是当家作主一言堂。

张原笑道:“姐姐、姐夫辛苦,我还以为你们要下月才到呢。”

张若曦道:“不早点赶来怎么行,你都要去朝鲜了——我们的船在沧州遇到了西张尔弢叔的船,修微也在那船上,得知你可能会去朝鲜,我就命船工rì夜兼程,提前了两rì赶到京中。”

张若曦去年是在山yīn过的年,两个儿子留在了东张,她与丈夫陆韬正月初三便离开绍兴,一路在杭州、青浦、苏州、南京逗留,直至běijīng,说起父母双亲,身体都健朗,伊亭的双胞胎很可爱,稍慰张母吕氏思念乖孙小鸿渐之情,张母吕氏还让女儿带了不少绍兴特产来京,腌鲥鱼、豆腐rǔ这些都是张原最爱吃的,会稽的商周德也托张若曦带了好多礼物送给京中的兄长和小妹——

张若曦很忙碌,用了午饭就与夫君陆韬还有武陵、云锦去朝阳门外码头指挥卸货,她这次从青浦随船运来了松江jīng棉三千匹、提花绸缎一千二百匹,其余飞花布、织花绒布、斜纹布、棋花布总共八千匹,还有绍兴jīng葛布一千五百匹,满满装了两船,除此之外,还有白银五千两供盛美商号běijīng分号扩张之用,张若曦准备在京中待到王微回京把商号交给王微管理后再回江南——

经过近四年的扩张,现在的盛美商号在青浦拥有桑林一千六百亩、棉田三千多亩、棉户两百一十户、蚕户两百五十户、织户五百八十户,有花机、腰机、绫机、绸机这些织机共七百多张,每年可产棉布、丝绸等织物五万匹,已经是松江府纺织业数得上号的大商家了,在绍兴、杭州、松江、嘉兴、蒙族、南京已经有了十家分号店铺,照这样的势头发展下去,再有三年,棉、绸年产量应该能上十万匹,沿京杭大运河的城镇都应该有盛美商号的店铺,万历末年,松江府每年的棉、绸产量将近两千万匹,所谓“衣被天下”就是说松江一府的棉布产出就能让大明百姓穿暖,所以说盛美商号即便达到十万匹的年产量也依然有很广阔的发展空间——

出使在即,张原白rì里除拜访官员之外,还要安排翰社书铺、镜坊之事,又与文震孟、钱士升等翰社同仁举行了一次聚会,商议翰社发展的相关事宜,而到了夜里,张原要回复各地友人的书信,这些信必须在他出使之前送出去,所以接连几rì都要写到深夜子时——

三月二十rì亥末时分,婢仆们大都已入睡,张若曦因为rì间劳累也已去西厢房歇息,张原还在书房写信,穆真真陪在左右,张原道:“真真,你去睡吧,你不能熬夜。”

穆真真微笑道:“婢子午后睡了一个时辰呢,现在睡不着,想陪着少爷。”

张原搁下手中笔,摸了摸穆真真丰腴的脸颊,瞄着她那挺得老高的肚子,抱歉道:“行程已定,不然是要等你生了孩儿再动身的——”

话没说完,忽见穆真真眉头蹙起,呼吸也有些急促,张原忙问:“怎么,腹痛了?”

穆真真点头,这两天她常会腹痛,都是过一阵就好了,可这次却一阵痛似一阵。

张原赶忙叫稳婆来看视,本月初商澹然就让人找好了两个稳婆,其中一个稳婆就是为素芝接生的,住在崇文门内,另一个家在永定门外,因为住得远,怕临时无法传到,从五rì前就守在张原寓所,以备穆真真夜里分娩,这时听说穆真真腹痛难忍,这稳婆便扶穆真真回房,关上门稍一检查,就对门外候着的张原道:“阳水破了,快生了。”

刚睡下的张若曦听到动静披衣起来了,商澹然还没睡,正给小鸿渐喂nǎi,赶紧吩咐来福驾车去崇文门把那个稳婆也请来,宵禁对分娩、报丧这些事是不禁的,生与死都是大事,遇到盘查的军士说清楚就行——

张原在四合院中踱步,穆敬岩在垂花仪门外等候消息,都是提心吊胆,虽然这稳婆说穆真真胎位正,应该不会难产,但腹中的胎儿是会动的,说不定就会在分娩前一刻转个方向变成脚朝外,这很难说,南京的小手婆婆又不能专门养在家里专为他张氏女眷接生——

一个时辰过去了,崇文门的那个稳婆也接来了,穆真真还是没生出来,也没听到呻吟声,无声无息的,穆真真吃得苦、耐得痛,除非失去意识才会呻吟喊痛,清醒时总是咬紧牙关不吭声的,崇文门的那个稳婆却要让穆真真叫一叫、喊一喊,腹中的孩子是喊出来的——

商澹然挽着张原的手臂安慰道:“张郎不必担心,阳水破了以后半天、一天甚至几天才生下来的也很常见,头胎分娩是要困难一些,真真体质好,定会母子平安的。”

张原点点头,说道:“这时才知道去年你分娩时的凶险,我没陪在你身边真是不应该。”

商澹然柔声道:“张郎是进京赶考啊,又不是故意不陪我。”口里是这么说,心里还是有些后怕,若不是王微请的小手婆婆及时赶到,她真有可能再也见不到张原——

半残的月亮横过四合院上空,已经是寅时初了,西厢房穆真真卧室里动静逐渐加大,稳婆让穆真真使劲,院中的张原双拳也不自禁地紧握,陡听两个稳婆欢喜道:“啊,生出来了,是个男婴,母子平安——”

张原大喜,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却又听一个稳婆道:“这婴儿怎么不哭!”

张原的心又提了起来,听得另一个稳婆道:“眼睛乌溜溜呢,打他一下屁股。”随即就是“啪”的一声,便有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响起——

张原热泪盈眶,赶忙走到垂花仪门对穆敬岩道:“穆叔,真真生了,是男孩。”

穆敬岩喜得直搓手,连声道:“听到了,听到了,好极了,好极了!”

山yīn习俗,产房未收拾干净,男子不能入内,天亮时,张原和穆敬岩才被允许进房探望,穆真真躺在床上,头发有些乱,jīng神很好,身边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胎发微黄,穆真真伸手摸了一下婴儿的额发,笑眯眯问张原:“少爷,这孩儿有名了吗?”

张原俯身细看这个婴儿,欢喜道:“名已取好,叫张鸣谦,与他哥哥鸿渐的名一样,出于。”

————————————————————

好了,穆真真生了,张介子不能再赖在京中不走了,明rì出京,大幕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