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四百四十四章 又见方鸿渐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20:03 字数:3317 阅读进度:449/515

张原为人谦逊,喜好交友,不会无缘无故惹是生非,但谁要是想踩到他头上,那他的反击是狠厉的,对姚复、董其昌、汪汝谦、姚宗文都是如此,眼前这几个衣饰华丽的男子看着面生,以前应该未曾见过,一般轻薄浮浪子弟看到美女想调笑几句也是常态,看到大兄张岱过来了赶紧灰溜溜走开也就罢了,却反倒要求大兄向他们道歉,这就太嚣张了——

张原不动声sè道:“几位要我们道歉,就请自报家门,我们好登门谢罪。(.)”

居中那个剑眉凤目的青年男子模样颇为英俊,闻言淡淡道:“登门谢罪就不必了,道个歉,这事就算了。”

张岱身边的健仆冯虎忍无可忍了,怒道:“这是我张氏宅第的后门,你们这些瘟生在我家门前调戏我家少爷的女眷,竟还敢要我们少爷道歉——”对张岱道:“大少爷,打了。”

一边的能柱也摩拳擦掌道:“对,打了再理论。”

能柱、冯虎以前在山yīn一直跟着张萼,遇到这种事那果断是二话不说就动手的。

松江打行的干将汪大锤很长时间都没有斗殴打群架了,拳头痒痒,吼道:“打他娘的!”原地跳动着,jīng力弥漫蓄势待发的样子。

张岱瞪了冯虎一眼,低喝道:“不要莽撞。”他现在是翰林院庶吉士,是官身,行事当然要稳重,哪能冲上去就打。总要先理论才是,但这几个男子无礼在先还敢这般嚣张,张岱也很恼怒,说道:“打狗先要看主人,问清楚是哪家的狗才好打。”

那几个貂裘男子身边也有随从十余人,听到冯虎几个喊着要打,也就护到主人身前,怒目而视。双方剑拔弩张,那剑眉凤目的青年男子指着张岱的鼻子怒喝:“你说什么!”

跪坐在冰面上的jì女武陵chūn这时扶着冰床站起来了,叫道:“方公子、钱公子,大家不要动手,这位张公子是山yīn状元坊的名门子弟,大家都是浙江人——”

“啪”的一声,武陵chūn脸上挨了一耳光。有人骂道:“闭嘴,你一个下贱娼妇也配劝架!”

动手打武陵chūn的是剑眉男子的随从。帮闲打扮。一副狗仗人势的神态,斜眼瞅着张岱、张原二人,他方才听武陵chūn称呼张原为张案首,以为张原只是个秀才,轻蔑道:“你们可知道我家公子是谁?”

张原与武陵chūn只有一面之缘,谈不上任何情分,但毕竟是绍兴同乡。()武陵chūn好心想劝架却挨打,张原愈发恼了。冷笑道:“说出来听听,看看有多吓人。”

那剑眉男子横了手下帮闲一眼。向张原傲然道:“在下供职尚宝司,虽只是一个小官,但也是朝廷命命,你们今rì男男女女对我百般辱骂,这可不是赔礼道歉就能了结的。”说着,冷笑连连。

朱元璋初设尚宝司时,尚宝司职权颇重,掌玉玺、符牌、印章,明成祖朱棣迁都běijīng后,尚宝司的玉玺、符牌、印章归宫内尚宝监的太监接管,尚宝司已无宝可掌,只有时外廷要用宝玺时才需要尚宝司从中沟通,但尚宝司两百年来一直未撤去,已经成了荫官衙门,勋贵大臣的有些子弟愚笨不会读无法通过科举做官,又不愿当皇宫侍卫,有的就会安排到尚宝司混rì子,这剑眉男子既自称是尚宝司官员,那很可能就是某权臣贵戚的子弟——

张原故意道:“哦,原来是尚宝监的公公,失敬,失敬。”

张岱哈哈大笑,冯虎他们信以为真,诧异道:“奇哉,这人是宫中太监,粘的假胡须?”

这剑眉男子瞠目怒喝:“是尚宝司,不是尚宝监。”

张原点头道:“哦,原来是尚宝司,那在下倒要请教,你这尚宝司的官是哪一科考出来的?”

剑眉男子顿时涨红了脸,大明朝最重科第,只有进士得官才受人尊敬,即便是举人、监生都要差很多,靠祖荫得来的官更是没前途,荫官入尚宝司的,一辈子都在尚宝司,没有升迁的希望,这是朱元璋留下的祖制——

剑眉男子身边的一个锦帽貂裘的男子说话了,对张原道:“莫要咄咄逼人,你以为尚宝司的官那么好做的吗?”

张岱讥讽道:“当然好做,只要他父辈有官做,也就有他的官做。”科举及第、庶吉清流,不在这时傲人更待何时。

剑眉男子愤怒了,怒叫:“放肆!”又吩咐道:“去叫兵马司的人来,去叫兵马司的人来,今rì我绝不与你们甘休。”

那个戴玄罗帽的帮闲便大步报官去了,还扭头冲张岱、张原道:“有胆量就别躲。”

张岱喝道:“蠢才,赶紧去叫官差来,跑着去。”

那锦帽男子摇着头道:“你们莫要后悔,莫要后悔。”似乎张岱、张原很快就要落入悲惨境地,简直让他有些同情。

张原对那剑眉男子道:“还是说出令尊的名讳为好,这样我或许会对你尊敬一些。”

剑眉男子“哼”了一声,不答。

那锦帽男子道:“鸿渐兄,等下兵马司的官差来,少不了也要说出世伯的大名,何必现在隐瞒却受这两个有眼无珠家伙的气。”

“鸿渐兄!”

张原这边的人都愣了一下,这剑眉男子竟和张原之子小鸿渐同名,太巧了,张岱是哈哈大笑,张原含笑心想:“看来我那儿子要从小管教,不然以后象这人一般那可糟糕。”

“笑什么,有何好笑!”

名叫鸿渐的男子怒道:“我姓方,名世鸿,字鸿渐,现为尚宝司正六品司丞,这很好笑吗?”

张原脑海里灵光一闪,问:“你与方阁老是何关系?”

方世鸿冷笑道:“正是家严。”心里有些得意,眯起那双凤目,等着看张原前倨后恭的丑态。

张原听到这男子说是姓方,立即就想到方从哲,这男子容貌与方从哲有几分相似,都是卧蚕眉、丹凤眼,一表非凡,但从这言行看,这方世鸿方鸿渐却是个草包,很好很好,方阁老啊方阁老,你竟有这样的儿子!

边上那个貂裘男子幸灾乐祸道:“两位听明白了没有,这位是当朝首辅的公子,嘿嘿——”

张原问:“方公子是最近才来京城的吗?”

貂裘男子代答道:“正是。”

岂料张原把脸一板,冷冷道:“方阁老清名素着,为朝臣楷模,岂会有这样一个调戏妇女仗势欺人的儿子,定是招摇撞骗之徒假冒方公子——来人,把这个假冒的方公子揪起来,送到兵马司去。”

汪大锤象猎豹一般应声跃出,三拳两腿就打倒对方的两个随从,能柱、冯虎,还有来福、能梁见汪大锤动手了,也一拥而上,王微身边的薛童摸出弹弓,装上硬泥丸,觑准那个敢取名鸿渐的家伙就是一记泥丸,正中方世鸿的额角,顿时皮破血流,捂头呼痛——

方世鸿和友人带来的仆人随从当中有两个颇有拳勇,但敌不得汪大锤奋不顾身,而且能梁、能柱兄弟还有冯虎都是惯于斗殴的,很快就被打倒打散,汪大锤上前一把揪住方世鸿,劈脸就是一耳光,若不是张原喝住,方世鸿会被打得半死。

方世鸿的几个朋友惊得目瞪口呆,见方世鸿被揪住,还打得头破血流,慌忙叫道:“不要动手,不要动手,他的确是方阁老的公子,千真万确。”

张原道:“绝然是假冒,方阁老最重声誉,岂会有这样为非作歹的儿子,你们三个是招摇撞骗者的帮凶,一并抓起来,交由官府处置。”

冯虎几人把方世鸿的这三个朋友按跪在地上,敢动弹就是一耳光,方世鸿帽子被打落、发髻被揪散,额角还肿起一个包,狼狈不堪,发狠道:“好好,我们见官说话,我们见官说话。”怒视张原,恨不得把张原千刀万剐。

张原盯着方世鸿道:“我不会和你去见官,我会去见方阁老,告诉他有人冒充他儿子败坏他名誉,方阁老必定感谢我。”

武陵chūn走上岸来,对王微说了几句话,王微就过来扯扯张原衣袖,对张原轻声道:“相公,那武陵chūn说这个方世鸿真是方阁老的儿子——”

武陵chūn是好心,张原低声回应道:“我倒是怕他不真。”

王微就知张原自有计较,便与李蔻儿退到木栅门边,这时,听得马蹄声响,东城兵马司的一个吏目骑着领着一队步行的差役赶到了,行动很快,方阁老的公子被人欺侮,他们岂敢拖拉磨蹭——

那个报案的帮闲气喘吁吁跑在最前头,到近前一看,方世鸿和另三位公子少爷都被强迫跪在冰冷的湖岸边,其余仆从要么倒地呻吟,要么远远的不敢靠近,这帮闲大叫:“鸿渐公子,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竟敢打你!”上前就要搀扶方世鸿,被汪大锤一推,一跤跌倒。

方世鸿见官差到来了,大叫道:“各位公差,在下方世鸿,尚宝司司丞,家父乃当今首辅方中涵,这几个凶徒辱骂殴打我,速速将他们拿下——”

不料那吏目根本没朝他这边看,下马向张原拱手道:“张修撰,发生了何事……雅sāo第六卷吟鞭东指即天涯,开始了,请友们继续支持鼓励小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