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四百四十章 血红雪白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20:00 字数:3226 阅读进度:445/515

在棋盘天街南端有一家陆氏饭店,距离蔚泰酒楼大约一里路,出饭店左转南行数百步就是巍峨的正阳门,在běijīng内城,陆氏饭店是屈指可数的大客栈,单是厨房就有二十余间,酒保、伙计、妖冶jì女、奔走服役者不下两百人,饭店每rì进出的客人也是以百人计,在这临近年关的腊月下旬,客栈也未见冷清,住客唱曲听戏、饮酒作乐,夜以继rì,宵禁只是禁止民众夜晚上街外出,并不禁民众待在宅中彻夜寻欢——

腊月二十rì亥时初,当锦衣卫和南城兵马司的军士在大雪纷飞下列队出正阳门时,陆氏客栈临街二楼的一间客房窗前立着一个儒生打扮的男子,这男子年近三十,身量颇高,体形壮实,整体相貌除了那张红脸膛之外并无其他出奇之处,八字眉下那双细长眼还显得困得睁不开似的没什么jīng神——

这男子搁下手中的一卷《三国演义》,推开窗棂,任寒风灌入客房,迎着彻骨的寒风还将冬毡帽摘下,又将结髻的头发轻轻一提,另一手探入发底,轻轻摩挲头皮,却原来是个光头,不,并非全秃,头顶心留有金钱大小的一绺头发,后脑勺玉枕穴也留了一束,各结着一根细辫,为避免辫子下垂露馅,这一上一下两根辫子还连接在一起,这种古怪的发型极其丑陋——

“头皮甚痒——”

这扮成儒生模样的女真男子摩挲了一会光头。将假发髻戴好,居高临下看着大街上匆匆跑过的锦衣卫和兵马司的军士,对身后那个瘦劲挺拔的青年男子说道:“这些人是出正阳门搜索我和昂阿巴的吗,这真是奇怪了!”

身后那青年男子道:“翟东胜是南朝汉人,靠不住,定是他招供出旗主是住在正阳门外,所幸旗主早有防备,不然就危险了。”

这被称为旗主的女真男子道:“倒未见得是翟东胜招供的。好些个蔚泰酒楼的伙计都知道我住在正阳门外,只是这些南朝官吏这么快就追查到我头上,实在大出我所料,翟东胜不是那么愚蠢的人啊,怎么就露馅了!”

青年男子道:“旗主,明rì一早我们就出城回宽甸吧,这里处境很危险。要尽快出山海关。”

那旗主皱着八字眉道:“昂阿巴还在正阳门外,可不要落在南朝人之手。此时宵禁。又无法通知他。”

青年男子沉默了一会,说道:“昂阿巴心如铁石,对旗主无比忠诚,宁死也不会背叛旗主的。”

那旗主道:“明rì我们先设法通知昂阿巴,若不能,那就搬到朝阳门外,静观其变。我此次来běijīng,离间汉、鲜是其一。更是要为我父汗找到那个人,那个人没有死。而是早就来了南朝——”

……

腊月二十一rì天亮之前,正阳门外的永定、左安、右安、广渠、广安这外城五门已经接到锦衣卫的命令封锁城门,数百名锦衣卫力士和兵马司军吏逐一搜查各家客栈,同时各坊厢里正也与坊丁盘查有外客的民户,至午后,有几十名没有户籍的红脸人和哑巴被带到南城兵马司衙门,由蔚泰酒楼的三个酒保辨认,十几个红脸人很快被验看过,三个酒保都是摇头,待二十多名哑巴被带上来,三个酒保一齐指着其中一个身形粗壮的中年汉子道:“就是他!”

这头颅硕大、脖颈粗短的汉子没等左右军吏上前擒拿,蓦地纵起,怪吼一声,扑向一丈外的南城兵马司指挥使方世熊,方世熊年过五十,虽也是武举出身,但毕竟年纪大了,反应稍慢,抽刀不及,只好使出劈挂拳的辘轳劲,臂腕一合,朝凶猛扑至的哑巴壮汉撞去,只要缓得一缓,不让这哑巴近身,自有两边的军吏冲上来拦截,岂料这哑巴力气大得异乎寻常,一拳就将方世熊的右臂砸断,另一手五指戟张,直接就叉在方世熊咽喉上,手一紧,方世熊顿时面皮紫胀,无法呼吸——

南城兵马司副指挥赵镇东拔刀怒喝:“好jiān贼,敢当堂行凶!”

哑巴叉着方世熊的脖颈,拖着就往堂外行去,副指挥使赵镇东等人投鼠忌器,都不敢过于迫近,眼看就要被那哑巴挟持着方世熊出南城兵马司衙门,正这时,锦衣卫百户甄紫丹带着十余名校尉赶到,甄紫丹可不管方世熊死活,大喝一声:“昂阿巴——”

这哑巴正是正白旗的牛录额真昂阿巴,陡听有人叫他名字,不禁一愣,下意识地应了声:“喳。”此真奴才也。

“喳”音未落,甄紫丹出鞘的绣chūn刀如一泓chūn水,刀锋映着雪光朝昂阿巴当头便劈,昂阿巴怒吼一声,竟双手把百余斤重的方世熊举了起来,用方世熊的身体当盾牌来挡甄紫丹的刀,甄紫丹在锦衣卫中算得刀法好手,手腕一拧,刀锋变向,闪电一般向下横削,这也是劈挂拳的辘轳劲,变招迅捷,昂阿巴虽然力大,但毕竟不能把方世熊当作枪棒一般舞得密不透风,而且昂阿巴擅长的是马战,没有了马就显得笨拙,只觉右腕一凉,锋利的刀刃削过,左手齐腕而断——

昂阿巴的左手本来是扼着方世熊脖颈的,现在被一削而断,方世熊的上身凌空无支撑,就往下一栽,脑袋重重砸在青砖地上,痛得大叫一声,而昂阿巴的那只断手却依旧扼在他脖子上,只是已经没有了力气,方世熊呼吸一畅,大口大口地喘气——

副指挥使赵镇东从后一脚猛踹,踢中昂阿巴后心,昂阿巴只是向前一个踉跄,并未摔倒,单手揪着方世熊的牛脂皮鞓带,把方世熊一个大活人抡着左右乱砸,甄紫丹退后数步,又欺身直入,又是一刀劈在昂阿巴右臂上,右臂没断,但已揪不住方世熊,便将方世熊甩落在地,吼叫着大步奔出,两边洒血,在积雪的道路上触目惊心。

甄紫丹从一个差役手中夺过一根木杖,飞步赶上,对着昂阿巴后膝猛扫,杖断腿折,昂阿巴滚倒在雪地上,再也挣扎不起来,只将身下的白雪搅成红雪。

甄紫丹丢下手中断杖,对赶上来的赵镇东等人道:“若让这女真jiān细挟持了人出城门,那我大明武人的颜面何在!”

赵镇东等兵马司官员吏役个个觉得颜面无光,锦衣卫的人又一次把他们压得死死的,再看指挥使方世熊方大人,被摔得口吐白沫,昏迷不醒——

甄紫丹让手下校尉给昂阿巴简单止血,绑起来押回北镇抚司衙门,由千户王名世亲自审讯,把翟东胜押出来对质,又找来jīng通女真人通古斯语的通事来审问昂阿巴,昂阿巴死也不肯说出那个红脸书生的下落,真把自己当作了哑巴——

这rì傍晚时分,甄紫丹穿了一身便服,候在翰林院大门外,见张原和几个翰林官走了出来,便恭恭敬敬叉手叫了一声:“张大人。”

张原见是甄紫丹,便与文震孟等人道了别,与甄紫丹往玉河北桥行去,问:“甄百户,蔚泰酒楼的案情如何了?”

甄紫丹道:“卑职正是来向张大人禀报此事。”当即就将审问翟东胜、抓获昂阿巴的事向张原一一说了。

要以杀人命案陷害朝鲜使臣者不外乎两种人,一种人是朝鲜国中反对光海君李氏王室或者与柳东溟有仇怨的朝鲜大臣,若柳东溟在大明京城犯了人命案,虽不至于要抵命,但因为柳东溟是光海君的妻兄,国舅柳东溟声誉有损对光海君也是一个打击,更会增加大明朝廷对光海君的恶感;另一种人便是野心勃勃的女真人,再过几天就是万历四十五年了,离奴酋奴尔哈赤以“七大恨”为由反明只有一年多时间,如今的奴尔哈赤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得到明朝敕封就沾沾自喜的奴尔哈赤了,这奴酋的野心越来越膨胀,已有觊觎大明江山的企图,派出jiān细打探大明政务军情、离间大明与朝鲜的关系,这都是极有可能的事,只是张原没料到来大明行此离间计的会是皇太极!

——皇太极是奴尔哈赤的第八子,其母是叶赫部的美女孟古哲哲,奴尔哈赤完善八旗制后,四大贝勒之一的皇太极就是正白旗的固山额真即旗主,张原并不知道皇太极原名是黑还,但昂阿巴身为正白旗牛录额真却甘当那书生的随从仆役,那书生又是红脸,不是皇太极还会是谁,皇太极jīng通满、蒙、汉多种语言,喜读《三国》,在粗野未开化、文明程度较低的建州女真中算是文化人了,奴尔哈赤对汉人是极端仇视的,杀戳多于纳降,而皇太极知道重用汉人来收买人心,并仿照明朝的官吏制度健全满州的政治制度,皇太极对大明的威胁远胜奴尔哈赤,因为杀戮只会激起汉人的仇恨和殊死抵抗,而皇太极的政策才是让满州迅速壮大的主要原因——

“张大人?”

甄紫丹见张原双眉轩动,脸上神情颇为古怪,便叫了一声。

张原回过神来,叮嘱道:“甄百户,一定要抓到那红脸书生,此人极有可能是建州老奴之子,抓到他是一件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