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如今却忆江南乐 第三百七十六章 萌动秋千架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18:30 字数:4571 阅读进度:381/515

大明朝两京十三省,三年出一个状元,皇帝钦点,金榜头名,传胪夸街,备极尊荣,即使沉稳如张原,也不禁飘飘然,从皇城长安左门到东四牌楼,双脚不能着地似的,到处都有人簇拥哄抬,触目皆笑脸、耳边尽谀词,晕晕乎乎,无法淡定,直到顺天府尹李长庚带着伞盖仪从鼓乐离开后,张原浮跃跃的心才放回心窝,他还是张原,没有变成别人,只是从此以后脑袋上多了一道光环——丙辰科状元。/雅/骚/吧/更新内容/不喜欢/楼中楼/

穿着湖绿褙子景徽背着小手,眸光亮晶晶,仔细端详张原,见爹爹出厅去了,便赶紧凑上来问道:“张公子哥哥,你去年娶我小姑姑是不是也如今日这般神气?”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张原笑道:“有那么神气吗。”

“有。”景徽垂髫披肩的小脑袋一点,肯定道:“很神气。”又笑眯眯问:“那张公子哥哥觉得是娶我小姑姑快活些呢,还是中状元更快活?”7雅7骚7吧7黑黑7爱7调皮7

小孩子总喜欢比较,张原笑着正待回答,仆妇进来报说有个叫小高的少年要求见姑爷,那少年以前来过的——

张原心道:“钟公公就给我道喜来了。”出到门厅,小内侍高起潜满脸堆笑叉手施礼道:“干爹让小的赶来给状元公道喜。”

张原微笑道:“多谢多谢,钟公公近来可好?”

小高道:“都好,钟公公很想与状元公一晤,当面向状元公置酒庆贺,就不知状元公什么时候有空?”

张原道:“我与钟公公的交情非比一般,多日不见公公,也很想与他把酒言欢,但明日有琼林宴,还要赴鸿胪寺学习礼仪,又要上表谢恩、祭孔、送别友人诸多的事,暂时腾不出空,烦小高公公回去告诉钟公公,就在本月底,不是二十九日就是三十日,张原一定到十刹海拜访他。”

小内侍高起潜得到了张原确定的回话,留下贺礼告辞出门,坐上马车向西坊门驶去,迎面见一辆双辕大马车驶来,八个健仆快步跟随左右,其中一个健仆对马车中人说道:“小国舅爷,商御史府第到了。”

听到“小国舅爷”四个字,小高就让车夫暂且将车停在一边,他从车窗看着商周祚四合院的金柱大门,见那辆大马车在门前停下,下来一个年龄在三十岁开外的男子,这男子头戴展脚幞头,身穿纻丝盘领右衽袍,身量中等,下颌短须,小高认得这男子,心想:“郑养性来这里做什么,是见商御史还是见张公子?”%雅%骚%吧%泫衍%喜%潜水%

万历皇帝最宠爱郑贵妃,郑贵妃之父郑承宪去世后,郑国泰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并担任京卫指挥同知这一要职,而眼前的这个郑养性就是郑国泰的儿子,现任羽林卫千户,郑氏家族是京中最有权势的外戚——

郑养性经常在皇城当值,小高当然认得,见郑养性进门去了,一时半会出不来,便自回慈庆宫向钟太监复命,一五一十复述张原的话,又说了见到郑养性,钟太监道:“郑养性当然是去拜会张原的,新科状元炙手可热啊,郑氏岂会放过结交的良机。”

小高小心翼翼问:“那干爹说张公子会与郑氏结交吗?”

钟太监眼睛一瞪,低声道:“这是你该问的事吗!”

宫城内外,郑贵妃的耳目极多,慈庆宫也不少,太子朱常洛整日都是疑神疑鬼的,钟太监岂敢在宫中说这些事,小高也是聪明人,被钟太监这么一瞪,立时醒悟,不敢再说,退出去了。#雅#骚#吧#赫赫#能#辩论#

钟太监心道:“张原若肯与郑氏结交,那建议杂家来侍候皇长孙岂不是故意害杂家。”笑了笑,往丽园门外去找皇长孙朱由校读书,出了丽园门,就听到荐香亭畔笑语喧哗,却是朱由校和七岁的弟弟朱由检在荡秋千,秋千架边围着一群内侍、宫女,翠色宫裙、肤色如雪的客印月在下面拍着手笑,见到钟太监来,纷纷见礼——

钟太监以前常摆着一副儒者严师的样子,现在温和了许多,负着手仰看秋千架上的朱由校、朱由检兄弟,大声道:“莫要荡得太高,小心。”

十二岁的朱由校读书写字时一副蔫蔫的死相,玩起来简直剥了皮会跳,听钟太监这么说,故意借力将秋千越荡越高,吓得七岁的弟弟哇哇大叫,死死抓着绳子——

钟太监便让两个健壮的内侍上前拦住,抱朱由检下来,说道:“哥儿,今日也该读书了。”目视客印月,示意客印月帮着劝朱由校去读书。

客印月却不理钟太监,自顾坐在秋千横板上,悠悠荡起来,新年芳龄已经二十八岁的客印月,肌肤白皙水嫩赛过二八少女,衬着身上的翠色衫裙更显姣白明艳,整个人好比嫩绿叶子包裹着的一枚大白果,让人起着想剥开了吃的**,只是在一群太监内侍当中,客印月是明珠暗投了,没有火热饥渴的目光盯着她,钟太监倒是在看着她,却依旧目光温和,一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样子,其实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年前那次在十刹海外宅,钟太监听张原劝他要多多奉承客氏,最好是争取与客氏对食,所以这些日子钟太监也尽量讨好客印月,客印月也感觉到钟太监的好意,却似乎不怎么领情,以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可怜钟太监年近四十却从未有过这方面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讨好一个女子,要他和魏朝争风吃醋,真是难为他啊。

头戴柳枝帽的朱由校拍着手笑,嚷道:“嬷嬷,再荡高一些,再荡高一些——”眼睛盯着乳娘客印月的翠色罗裙,秋千荡起时,那罗裙下摆飘起,可以看到客印月结实浑圆的大腿,十二岁的少年已经有点萌动了——

此情此景,钟太监却道:“客嬷嬷,杂家赠你一首诗吧。”

客印月喜道:“早知钟公公是内官中的才子,连诗也会写啊,是专门为我写的诗吗?”秋千缓下来,罗裙也垂下。

钟太监道:“是专为客嬷嬷写的。”吟道:“金花官帽柳枝编,新赐罗衣向御前。彩架遥看天外起,六宫都教戏秋千。”

朱由校大赞道:“好诗,好诗,钟公公写得好诗。”其实他狗屁不通。

客印月翠羽一般的双眉轻扬,妩媚的大眼斜睨着钟太监,说道:“真是好诗,样样都写到了呢,不过我可荡不了那么高。”说着,下了秋千,走到朱由校和朱由检兄弟二人面前,把那柳枝帽摘去丢到一边,宫娥捧着两顶翼善冠过来,客印月为两位皇孙戴上,说道:“今日也玩得尽兴了,该回去了。”回眸向钟太监一笑。

钟太监心下暗喜,同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客印月不象是不识字的妇人,虽说这诗比较通俗易懂,但他尚未解释,客印月就能懂,岂非聪明得反常?%雅%骚%吧%水粉%爱扯%小老虎%

一行宫人拥着两位皇孙还没走到丽园门,迎面也来了一群内侍宫娥,客印月轻声道:“李选侍来了。”身边的朱由校已然脸上变色,先前的欢快一扫而光,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了。

东宫太子朱常洛有两个姓李的选侍,以住处区别为东李和西李,来的这个是西李,选侍不是正式的嫔妃封号,只能算是被皇帝、太子宠幸过的宫女的一个称号,以示与普通宫女有别,朱常洛有封号的嫔妃只有太子妃郭氏、朱由校的生母王才人和朱由检的生母刘淑女这三人,王才人和刘淑女是因为生了皇孙才得到封号的,如今太子妃和刘淑女都已去世,王才人也是缠绵病榻,所以朱常洛把两个儿子交由东李和西李抚养,朱由校随西李,朱由检随东李,西李脾气颇为乖戾,她自己有个女儿,生女儿没有封号,因此嫉妒朱由校生母王才人,对朱由校也不怎么好,朱由校颇为畏惧西李——

李选侍停下脚步,冷冷地看着朱由校,说道:“整日只知玩耍是吗!”

客印月平日很奉承西李,西李对她还好,这时上前解释道:“娘娘,哥儿才出来不久呢。”称呼娘娘就是奉承李选侍,只有皇后、嫔妃才有资格称娘娘。

李选侍今日不知哪里来的火气,对朱由校道:“你母亲都快断气了,你还在这里玩,如此不孝,生你这种儿子何用。”

朱由校吃了一惊,就想立即赶去见母亲,当即向李选侍请求,因为父亲朱常洛不许他私自去见其母王才人,要有李选侍的允许才行,朱常洛不喜欢王才人——

李选侍道:“不许去。”

朱由校顿时大哭起来,七岁的朱由检也跟着哭。^雅^骚^吧^六艺^会^调侃^

钟太监躬身道:“李娘娘,哥儿是跟着杂家出来欣赏春光美景的,顺便学习前贤吟咏春光的诗句,请李娘娘不要责怪哥儿。”

钟本华是正四品太监,慈庆宫除了王安,就算钟本华能在太子面前说得上话,李选侍一个没正式封号的宫人仗着的也无非是太子的宠爱,见把朱由校吓哭了,气也消了一些,对朱由校道:“好吧,那暂且饶了你,我现在带你去见你母亲,你该知道怎么说话吧?”

朱由校抽抽噎噎道:“知道,西李母亲对孩儿很好。”

李选侍今日生气的原因是听说王才人向宫娥打听她对朱由校好不好,一个母亲关心一下儿子这很正常,但在西李看来就是王才人认为她会虐待朱由校了,很是气愤,气势汹汹去把王才人骂了一顿,王才人本来就有病,一下子气得昏了过去,苏醒过来就叫着要见儿子——

李选侍现在带着朱由校去见王才人,冷宫寂寞,宫人冷淡,王才人摸着儿子的手轻声问:“儿呀,那西李待你如何?”

朱由校虽然年幼无知,生性贪玩,但现在看着瘦得皮包骨头面色腊黄的母亲,心里也很难过,强忍着眼泪道:“西李母亲待孩儿很好,和亲生的一样。”

王才人知道李选侍就在门外,叹了口气,说道:“儿呀,西李既视你为己出,你也要好生孝顺她,不得忤逆,我儿总会长大成人的,娘怕是熬不到那一天了。”

李选侍转出到门边,见王才人拉着朱由校的手,立即斥责道:“王氏,你怎么拉他的手,小爷不是吩咐不许你与哥儿接触吗,你有病知道吗。”

王才人赶紧缩回手,对朱由校道:“好了,我儿跟西李母亲出去吧。”摆摆手,让儿子赶紧走。

朱由校走了,王才人听得大门“怦”的一声关上,睡正身子,仰看天花板,眼睛的光暗淡下去,等待死亡降临——

这深宫中的苦楚谁能洞悉?

……!雅!骚!吧!丢丢!爱卖萌!

张原刚送走内侍小高,还没进二道门,老门子就叫道:“张姑爷,有贵客来访。”紧走过来呈上拜帖,张原一看,“友生郑养性拜”——

老门子生怕张原不知郑养性是谁,低声道:“姑爷,这个郑养性就是郑贵妃的侄子,现任千户。”

张原当然知道郑贵妃的这个侄子,心道:“郑养性与我素昧平生,而且年龄也比我大不少,却用友生帖来见我,何故?”当即迎出大门,与郑养性作揖寒暄,请进厅上喝茶说话,他虽然不打算与郑养性结交,但人家初次登门,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有些事可以做得婉转一些,现在又不是剑拔弩张的时候——

郑养性先是恭喜张原高中状元,又问了张原会试时的情况,对董其昌、周应秋陷害张原很愤慨,然后打量厅堂四合院,说道:“状元公与令内兄商御史住一起吗,那肯定有诸多不便,在下在大时雍坊有一座四合院,一直未曾居住,就赠给状元公吧,也沾沾新科状元的喜气。”

大时雍坊就在大明门外靠西侧,是京城官员聚居区,离六部衙门和皇城都很近,那里的四合院万金难求,张原中状元的第一天就有人送豪宅了——U雅U骚U吧U更新内容U不喜欢U楼中楼U

“郑千户,这个晚生万万不敢当,决不敢当。”张原拒绝。

郑养性也知道猝然送上大礼,一般人都不敢收的,就说道:“在下敬状元公的人品学问,别无他意,既然状元公不肯纳,那不如这样,算是在下借给状元公居住的,状元公日后供职翰林院,住在那里也近,而且状元公的女眷进京,也需要宽敞舒适的住所,寄人篱下总不方便,那处四合院里外三进,比商御史这处还要宏敞一些。”

张原婉拒道:“实在不敢当,晚生家眷人口不多,有一小院落居住足矣,晚生供职翰林院,工部自会择就近宅第让晚生居住,不敢叨烦千户大人。”

郑养性又劝说了一会,见张原就是不肯纳,怏怏告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