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二百二十六章 怒雨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14:54 字数:3273 阅读进度:229/515

“祖常——祖常”

董其昌待要把儿子董祖常叫过来叮嘱几句,却不见了董祖常的身影,忙问身边奴仆,却道二公子已经往后门去了。

董其昌心里也不肯儿子就这样去府衙受审,这时正好有借口,装着骂儿子,对黄国鼎道:“敦柱兄,你看这可如何是好?”

松江知府黄国鼎很无奈,老师在此,他也不好让差役去追捕董祖常,只好起身道:“那学生先告辞,老师召集奴仆守好门户,莫让百姓冲进来,学生也会让理刑厅多派皂隶来维持秩序,只是这事拖是拖不过去的,老师还是劝祖常世兄尽快到府衙听候讯问。”

黄国鼎带着属官通判和几个差役出了董宅大门,“砰”的一声,身后的大门就关上了,宅前百姓一看这次还是没有把董祖常带出来,顿时群起鼓噪,石头、菜根丢砸过来,喊叫着:“贪官包庇恶宦,百姓冤屈难伸。”

数十名差役举着水火棍里三层、外三层将黄国鼎等官员护住,黄国鼎大声道:“那董祖常已逃匿,本府一定将其缉拿归案——”声音淹没在数千民众愤怒的喊声中,根本无人听见,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黄国鼎能控制的了。

华亭百姓从上午巳时开始围堵董祖常豪宅,现在已经是午后未时,前后两个时辰,天气闷热,民怨正累积、沸腾,从起先的千余人,到现在四千多人,还不断有百姓从青浦、上海、金山卫赶来,董氏父子和董氏恶奴这些年鱼肉乡里,以子母钱、利滚利,巧取豪夺侵占了大量良田、商铺、湖船,董祖源前年低价强买长生桥畔数十户民宅,致使很多象来福那样的长生桥住户流离失所,董祖常平日行事更是嚣张霸道·前年在金山卫,见生员陆调阳家园林甚美,要去游玩,陆调阳知他恶名·闭门不让他进去,董祖常大怒,就教唆当地的无赖状告陆调阳通海寇,陆调阳为打官司,家资去了一半,那园林就被董祖常买去了,所以这回陆调阳听闻华亭诸生群起控告董氏·也联络了几个好友诸生前来松江府城鸣冤,重申旧案——

董祖常豪宅前已经是人满为患,便有百姓到董其昌府第去围堵、叫骂、砸门,范母冯氏等女眷已被张原、翁元升劝回去,这里有他们为范生申冤,范母年高体弱,不堪在这里受煎熬—

黄国鼎想回府衙却被堵在董宅大门前不能挪步,正这时·忽听有人喊:“抓到董祖常了,抓到董祖常了。”

人群分开一条道,有几个百姓揪着一个光头和尚和两个美貌婢女过来·却是那个自称百岁高僧的陈宾竹,这yín僧今日见董祖常闹出大事,董其昌府中也是一片混乱,便与戏鸿堂玉墨、骊珠二婢合谋,让她二人卷了戏鸿堂的珍宝细软,随他逃离董府去过快活逍遥日子,这yín僧的确有些手段,短短数日,就把董其昌很宠幸的这两个美婢的身心给拢过来了,不料刚从侧门出来·就被围堵的百姓抓住,以为是故意剃掉头发意图méng混逃跑的董祖常,抓住就打,打破光头,一路推搡着押到这边来见官—

留在这边的范昶家仆认出了婢女玉墨,大声叫喊起来·说这是被董祖常抢去的范氏婢女,华亭县曾立案,当时没找到,只作失踪人口,却原来真是在董氏宅中,在场民众群情jī愤,董氏父子恶行累累,华亭县、松江府却一直不予追究,骂狗官之声不绝于耳——

黄国鼎这时已是精疲力竭,让蒋通判处置这和尚,和尚拐带他人婢女sī奔,先杖二十再问话,几个差役窝了一肚子气,狠命揍这秃驴,打得yín僧陈宾竹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大叫认罪,把他这些年在松江士绅家中的丑事都说了出来,那个举荐他到董其昌这里来的上海康姓吏员妻妾都与他有染,董其昌要学他房中术,把四个美婢供他yín弄,玉墨、骊珠这两个美婢乃是自愿与他sī奔,并非胁迫拐带······

黄国鼎没想到在一个游方和尚嘴里也兜出董其昌这么多丑事,极是恼怒,喝命将这yín毒秃驴杖毙。

一通乱杖,yín僧陈宾竹抽搐着一命归西,两个美婢吓得浑身如筛糠,抖成两团。

黄国鼎觉得自己也快要中暑昏倒了,回头看看董宅紧闭的朱门,那刺眼的红漆让他心里烦恶,心道:“董玄宰不交出儿子,我难道就一直守在这里!”当下命刘同知和蒋通判留在这里,他让衙役开道,带着玉墨、骊珠二婢还有汪大锤回府衙,他不想给董祖常当看门犬了,让理刑厅的吴推官来处理这事吧,这本是推官之责,而他黄国鼎则要托病暂不理事了——

黄国鼎和一众官差一走,只留刘同知、蒋通判等少数官吏在此,董宅门前数千人起先都是一静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都看向张原这群秀才,唯秀才们马首是瞻,张萼喝道:“打进去,活捉董祖常!”

刘同知喝道:“缉捕凶犯是官府的事,汝等生员岂可胡作非为。”

张原忙将三兄劝住,三兄张萼做事是不计后果的,他张原却不能这么鲁莽,今日既要严惩董氏父子,又要保护好自己,因为煽动百姓打进去,固然痛快,但乱民无法约束,若造成房屋焚毁、人员伤亡,他们这些首倡的生员必受惩处,所以要另想办法捉拿董祖常,而且得约束住民众,不能让混在其中的泼皮无赖从中阄事打抢,事后反而由他们这些生员承受罪责——

张原这边除张岱和张萼外,还有翁元升、蒋士翘,以及后面赶来的的华亭生员十余人,张原与诸生商议了一会,要对付董氏父子还得借助官府之力,董其昌的门生黄国鼎走了,这刘同知和蒋通判可以争取,张原便与翁元升和另一位华亭生员杜士全去见刘同知和蒋通判——

张原道:“刘大人、蒋大人,董宦父子为害一方,造成民怨沸腾,两位大人也都看到了,这是董宦多年作恶积聚的民怨一朝爆发,黄府尊有意偏袒董氏,不肯抓董祖常归案,现在又一走了之,把这难局留给两位大人解决,好比洪水将至,却留两位大人在此守堤,一旦堤溃,两位大人何以自处?这各方百姓蜂聚蚁合,其中必有轻剽贪利之徒,一旦乱起,趁势烧抢谁能控制,如此大乱两位大人能辞其咎否?”

刘同知和蒋通判对视一眼,这个张原年未弱冠,当此众情汹涌之时还能如此冷静、思虑周详,实非等闲啊,刘同知点点头,却问:“依张生之见,又当如何?”

张原道:“抓捕董祖常,以平民愤。”

张萼叫道:“董其昌是元凶,若无董其昌,他的几个孽子如何作恶,这回把董其昌一起抓了。”

张原笑了笑,说道:“这回只抓董祖常。”张原心里很清楚,抓董其昌不是地方官能有的权力,象董其昌这样以从三品高位致仕的大乡绅,又是东宫老师,除了朝廷要治他的罪,地方官员哪里能惩治他,但只要揪出董祖常并治罪,董其昌身败名裂之日也就不远了——

松江府刘同知对董氏危害乡里早有不满,方才董祖常又那般嚣张吼叫,刘同知很是恼怒,目下形势危急,民怨如火,稍一处置不慎就全酿成声势浩大的民变,他也认为必须抓捕董祖常归案以平民愤,便与蒋通判了一会,对张原等人道:“董祖常闭门不出,我等又不便破门而入,奈何?”

张原道:“两位大人可以晓谕董宅中奴仆,要他们离开宅中,否则一并治罪,如此,宅中必乱—ˉ—”

却在这时,听得有人大叫道:“董其昌父子要乘船逃跑!”

随着这一声叫,天上陡然雷声震响,就好似雷神战车从众人头顶隆隆驰过,闷了半天的大雨“刷”地就下来了,民怨所jī,暴雨如怒。

翁元升叫道:“董宅后门那条小河直通白龙潭,再通大河往泖庄,那里有董氏的大庄园。”

张原道:“两位大人,不能让董祖常跑掉,否则民愤无处宣泄,必致大乱。”

刘同知深以为然,喝命身边的十二名衙役立即去追捕董祖常,他与蒋通判还有张原几个诸生随后赶去,宅前民众听说董氏父子逃了,也都涌到董宅后门去。

张原诸人冒雨赶到董宅后面的小河边时,见有不少百姓受伤倒地,两条三橹浪船已经驶远,却原来董祖常让吴龙领着数十名打行青手持棍棒开道,将聚在后门的民众打散,然后由一群健仆护着,董其昌、董祖源、董祖常和一众女眷上了河边的两条浪船,三橹飞划往东而去,除了吴龙几个打行头目随董祖常上了船,其余打行的人或躲入董宅中,或蹿入街巷四散。

大雨如幕,董其昌坐在船上,从篷窗回望河两岸宏丽豪宅,脸sè发青,这回被逼得抛家而逃,实是奇耻大辱,恨恨道:“也不必去泖庄了,安顿好女眷后我径去南京,不严惩这些生员和刁民誓不罢休。”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震响,船身一晃,董其昌没坐稳,摔倒在舱板上,只听得船工一片惊呼:“撞船了,撞船了!”

明日把董氏父子一锅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