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二百一十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14:37 字数:3386 阅读进度:213/515

能柱、冯虎打人全靠力气大、手脚快,还有就是出敌不意先下手为强,而穆敬岩的身手却让柳敬亭暗暗称奇,把哨棒当枪使,既准且快,柳敬亭没想到张原手下的这个黄须大汉有如此武艺,还好前日没答应张萼与这黄须汉较量——

一个董府清客、五个董氏家奴、六个打行青手,不到半盏茶时间,全部抱tuǐ捂头在陆门前的青石地上打滚哀嚎求饶,张萼很有宜将剩勇追穷寇的气势,吼道:“别以为跪地求饶就不打了,没那么便宜的事,照样打。”亲自持棍来抽,抽得手酸才作罢——

陆府大门开处,陆韬领着十几个健壮家仆走了出来,张萼将枣木短棒丢在地上,叫道:“陆姐夫,就这么几个无赖光棍就能把你家门堵住,你陆氏也太——”张萼好歹给陆韬留了点颜面,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陆韬脸有愧sè,说道:“惭愧,惭愧,我弟养芳还在松江狱中,实在不敢与他们动强啊。”董氏以陆养芳yín辱fù女罪该发边卫充军相威胁,宠爱幼子的陆兆夫fù一筹莫展。

张萼道:“怕什么,这不就打了吗,陆养芳,哼哼,那种人死在狱中最好。”

陆韬好生尴尬,向张萼拱拱手,走过来与张原、张岱、金琅之等人见礼,张原道:“姐夫,姐姐和履纯、履洁都回来了。”

张若曦这时下了帷轿,牵着两个孩儿含泪上前,陆韬见jiāo妻爱子归来,自是喜不自胜,半年不见,履纯、履洁都长大了一些,小兄弟两个拉着陆韬的手叫着:“爹爹,爹爹。”

五岁的履洁仰着小脸看爹爹陆韬,说道:“爹爹你瘦了——”

这一句话让陆韬和张若曦都泪流满面·青浦陆氏这数月来的日子艰难啊,董氏催逼那那六百亩桑林,致使采桑养蚕几乎停顿,陆氏门下的蚕户、织户损失巨大,绸缎生意几乎全断了,陆韬焦头烂额·能不消瘦吗!

武陵走到张原身边,说道:“少爷,那个董氏清客就是去年跟着董祖常上龙山的,这人不是好东西。”武陵那次挨了董祖常一耳光,记忆深刻,这清客当时向武陵打听商小姐的事,还要给武陵十几文钱——

张原让穆敬岩把那个董氏清客拎过来,这清客见张原等人是生员,叫道:“我也是堂堂生员·你们殴打我,我定要——”

“啪”的一声,这清客劈面挨了一棒,chún破齿落,满嘴是血·大声惨叫起来。

张萼挥舞着枣木短棒怒叫道:“你这董氏走狗,竟然还是生员,我偏打你。”劈头盖脸又是一顿狠抽,打得那清客抱头连喊饶命。

张原道:“把这些人都捆起来。”

十几个陆氏家仆找来绳子这些董氏家奴和打手捆了个结实,陆氏家仆这些日子也憋屈至极,这时一边捆人一边拳打脚踢泄恨。

陆韬将张原等人迎进正厅,吩咐厨下备酒菜开宴,陆韬对打了董氏的人还是颇为担心·这些人捆绑在门墙下·不知如何收场?

张原道:“姐夫不必忧虑,先把这些人绑着·看看青浦知县如何处置,姐夫先让人把杨石香请来。”

张原上次就从姐夫陆韬的信中得知,青浦原县令李邦华三月初调任山东参议,继任的县令名叫王善继,万历三十二年甲辰科进士,虽不是董其昌门生,但为人不如李邦华刚直,只知奉迎董其昌和黄国鼎,董氏家奴和打行青手隔三岔五来陆府sāo扰,陆韬几次送拜帖去县衙申诉,王善继不闻不问,这明显助长了董氏家奴的嚣张气焰,现在竟敢堵门丢石头了,青浦陆氏的家主陆兆好歹也是举人出身的本地大乡绅啊,竟被这般欺凌!

当然,陆兆现在瘫痪了,不能上县衙公堂说理了。

张若曦带着履纯、履洁去见翁姑,那陆兆三个月前中风瘫痪,起先连话都不能说,经松江名医精心医治,现在能开口说话了,只是口齿有些不清,这时坐在一张圈椅上,膝上盖着薄毯,看着两个孙儿向他磕头,老泪纵横,嘴里含含糊糊也不知说些什么——

一旁的柳氏道:“小纯、小洁,大父叫你们两个上前,大父要好好看看你们两个。”

陆光以往对家人颇为严厉,尤其是对张若曦,一向无好辞sè,所以履纯、履洁对这个祖父并不亲近,这时见祖父眼神直愣愣、说话含糊不清、一只手也如鸡爪一般,小兄弟二人都觉得害怕,不认识祖父一般,不肯上前,还是张若曦拉着他二人近前—

陆兆努力伸着尚能活动的右手mō了mō两个孙儿的脑袋,说道:“我有佳孙,我有佳孙。”说话时,脑袋一点一点的,呆滞的眼神也有了点活泛。

柳氏把两个孙儿揽在怀里左看右看,喜道:“都长高了一截,一年多了,你们两个不会不栅大母了吧?”

履纯、履洁齐声道:“不会,记得牢牢的。”履洁看了一眼半坐半卧的祖父,心想:“这个大父真是有点不认得了。”

柳氏拉着张若曦的手到小窗边坐着说话,柳氏以前从未对长媳这么亲热过,柳氏问:“若曦,是你弟张原送你回来的是吗?”董氏家奴围门叫骂就是若曦之弟命人给打翻捆绑起来的,这事柳氏已经听说。

张若曦道:“是,还有我两个族弟张岱和张萼。”

柳氏问:“他二人是西张还是东张的?”

张若曦道:“是西张的。”

柳氏便问:“上回韬儿写信去,请你弟张原向西张的肃翁求一封给黄知府的书帖,可曾求到?”

张若曦道:“已经带来了,过几天我弟张原就会亲自送到松江府衙去。”

柳氏大喜:“若能救出养芳,我们陆氏要好好谢谢你弟弟。”

张若曦道:“都是自家人,阿姑说什么谢呢。”

柳氏说道:“若曦,现在韬儿是陆氏的顶梁柱,你贤惠,定能帮扶韬儿,养芳太不争气,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韬儿的胞弟,你们要尽力帮他,怎么也不能看着他坐牢充军不是?”

张若曦道:“是,陆郎都准备以六百亩桑林换小叔出狱呢,现在有我族叔祖写给黄知府的信,小叔应该能平安回家的。”

柳氏迟疑了一下,说道:“你弟张原与养芳有些旧怨,会不会—

张若曦道:“媪姑放心,我弟张原这次来就是帮助我陆氏的,他与养芳的一点怨隙,去年就已经了结。”

“那就好,那就好。”柳氏略略宽心。

青浦文社的社首杨石香听说张原到了陆府,当即匆匆赶来,正逢陆韬宴请张原兄弟三人和金琅之、蒋士翘、翁元升、柳敬亭,便一起入座,这时当然不谈什么八股文了,只说松江董氏之恶,张原将他写的那两篇倒董檄文给杨石香看,杨石香明白张原的意思,张原这回是要与董氏正面交锋了,说道:“介子兄需要我效劳之处尽管直言。”

去年张原编选的那本时文集子大卖,除了张原小三元的名声外,另一个因素就是因为痛打了董祖常,那本集子到现在竟然卖出了近五千册,松江府三县的秀才总共没超过二千人,也就是说不仅秀才,还有很多童生都买了张原选评的时文集子,起先是好奇,但一读之下,诸生都觉受益匪浅,张原八股选政的名声出来了,杨石香就想请张原再为他的书铺编书,财源滚滚啊,所以他在不损害自身利益的前提下当然是要支持张原的——

张原道:“董氏家奴和打行青手竟敢堵门叫骂,且不说陆翁是举人功名,就是我姐夫也是县学廪生,董氏这是藐视青浦诸生,若陆氏的六百亩桑林最终落到了董氏手里,以董祖源、董祖常的贪婪,青浦以后也会如华亭一般良田美地都被董氏侵占,欺男霸女之事不断,所以在下想请石香兄联合本县生员一齐向王县尊请命,严惩这十二个在陆府阄事的董氏家奴和打行青手。”

杨石香慨然道:“介子兄说得极是,华亭董氏的嚣张气焰不打压,我青浦士绅也要受其欺凌,我现在就让人去把我们青浦社的十几个生员先召集起来。”

正这时,陆大有急急忙忙进来禀道:“大少爷,县衙刑科房的邓班头求见,应是为董氏这些人来的。”

陆韬道:“让他进来。”

#阝班头带了两个差役进来了,见在座生员有七、八位,张原是他认识的,去年抓捕陆养芳就是张原授意的,去年张原没有功名,今日一见,方巾礻彡,已经是秀才了,赶紧向陆韬和张原等人见礼。

陆韬问:“邓班头来此何干?”

这邓班头收受过华亭董氏的钱物,听说董氏的人在陆府门前遭殴打捆绑,当即禀明王县令,带了两个差役来干涉了,想先把董氏的人带走,这时见张原也在这里,张原打董祖常之事在松江府三县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又因为杨石香宣传那本时文集子,所以张原的小三元、状元门生这些事#阝班头也都知道,张原打了董祖常居然若无其事,董翰林奈何张原不得,可见张原果然是大有来头的,邓班头便不敢直说要带走董氏的人,叉手道:“县尊听说陆府门前有人斗殴,派小人来查看。”

陆韬看了张原一眼,张原道:“邓班头先回去向王县尊回话,就说等下我们会赴县衙向县尊大人说明情况,董氏的人也会交给王县尊处置。”

邓班头唯唯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