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当时年少春衫薄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赤须汉、姣长女

yabo2016.net: 雅骚 作者: 贼道三痴 更新时间:2015-02-17 21:14:02 字数:3218 阅读进度:182/515

陆韬托杨石香给张若曦带来了一封信和五匹精棉、五●纱绸,信里向妻儿报平安并恭喜内弟张原高中绍兴府试案首,除此之外陆韬并没有说其他事,张若曦让张原向杨石香询问一下青浦陆氏近况如何?

去不成百花楼喝花酒,张萼也就留下与张原、杨石香、金伯宗一起食绿豆粥,翠姑腌制的几样小菜甚是爽口,还有蓑衣油饼、蒸饼,都颇为可口。

说起江南大旱,杨石香道;“松江那一带并未见旱情,过了嘉兴,就见处处土地干裂,浙江道十一府恐怕有一半受灾,江南本是粮赋重地,这一受灾,影响甚大。”

张萼却一脸兴奋道;“再过两日《水浒》一百单八将就要开始游行祈雨,必能感动上苍,赐下甘霖。”

张原问;“三兄,那些赤发鬼刘唐、一丈青扈三娘都找到了?”

张萼忙问;“你都知道了?”

张原奇道;“我知道什么?”

张萼大笑道;“那看来是天意,你出口就问赤发鬼刘唐和一丈青扈三娘,你可知这两人由谁来扮演?”

张原心中一动,皱眉道;“你要让穆敬岩父女来妆扮这二人?”

张萼拍tuǐ道;“正是,介子你一定得答应,不然这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凑不全了,为找齐这些人着实费神,那些家亻卜tuǐ都快跑断了,还是那日我在石桥上看穆敬岩父女shì候你那两个外甥骑骡子,这才突然想到由穆敬岩扮刘唐、穆真真扮一丈青最妙不过。”

张原道;“也不怎么相像啊。”

张萼道;“穆敬岩本就是黄胡子,再把须发染红一些就行,穆真真身量不算很高,让她穿个高底鞋也勉强算得姣长了,最难得的是穆真真还有武艺,让穆真真持日月双刀,最妙不过了—这个还得你去对他父女二人说,我先前许他父女二人五两银子都不肯。”

天灾难测·无法可想就瞎热闹,张原摇着头笑,说道;“那好吧,等下我就对他二人说。”

张萼急不可耐道;“现在就叫来说。”

张原便让武陵去把穆敬岩和穆真真唤来,不一会,穆氏父女二人来了。

张萼对穆氏父女道;“你家少爷已答应了·你二人明日便来西张妆扮一番,后日便要游行祈雨。”

张原见穆真真似乎有些不愿意,便道;“真真,这祈神求雨也算本县大事,你参加一下无妨。”

却听穆真真道;“少爷,这一丈青扈三娘有丈夫的。”

张萼顿足大笑,说道;“你是说那王矮虎啊,哈哈哈,又不是真要把你许配给他·就算你肯,介子也不肯哪。”

穆真真赶忙摇头;“婢子不肯。”

张原对穆真真笑道;“真真,那王矮虎若敢靠近你,你就一脚踹过去。”

穆真真低着头不说话。

张原见穆真真不情愿,便对张萼道;“算了·真真她不愿意,就不要勉强她,高身量的美fù人也好找的,真真年幼,扮着也不像。

张萼大为不悦,说道;“介子,你连自家的婢女都使唤不动了吗,女人这么宠着怎么行!”

穆真真赶忙道;“三公子·小婢愿意的·小婢方才只是担心穿了高底鞋不好走路。”

张萼顿时又笑了,说道;“你又不是缠足的·担心什么,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又对张原、杨石香、金伯宗三人道;“明日请一起来看水浒群雄盛会。”

张萼走后,张原与杨石香、金伯宗到后园投醪河畔散步长谈,投醪河已没有水,河道杂草丛生,后园的那三楹二层的木楼已在建上层,尚未封顶。

杨石香对山yīn干旱不甚关注,说道;“介子兄,我这次带来了青浦、华亭、上海三县诸生的制艺五百篇,请介子兄从中挑选一百二十篇加以点评,在下愿以一百五十两纹银为酬。”又道;“介子兄也莫要推托客气,在下是开书铺的,请人选文付酬是理所当然的事,你我友情归友情,这银子你定要收下·银子我已经带来了。”

上次在青浦杨石香是说以一百两银子为酬,现在增加到一百五十两润笔酬劳了,这自然是因为张原绍兴府试案首的名头·名即是利哪。

晚明党社本就是利益集团,不谈利益如何成得了事,晚明士人也远不如前代清高,士人经商比比皆是,张原道;“那好,在下一定精心点评,不能让这个选本亏了杨兄的本钱。”

杨石香大笑;“介子兄挟县试、府试双案首之威,这选本定然大卖,不说华亭、上海两县,单是我青浦就有童生三千余人、儒童过万,只要十有其一买书,那就能保本。”金伯宗道;“邻县诸生争购也并非没有可能,那些◆买书也只知跟风。”

杨石香这次是雄心勃勃,他想借张原的这个选本叩开华亭和上海两县的书市,若能在这两个县把书卖开,那他的书铺就大赚了,说道;“介子兄,在下还有一事相求,想请令师季重先生为这个选本写个序,这也是为了借重令师的名声。”

这杨石香很有经营头脑啊,张原道;“好·过两日我就领二位去拜会王老师。”

说起青浦陆氏的事,杨石香道;“不瞒介子兄,青浦陆氏怕是有大麻烦,我临行时陆韬还叮嘱我莫要对你说那些事,免得令姐担心。”

张原问;“是不是华亭董氏要占陆氏的二百亩桑田?”

杨石香奇道;“原来介子兄已知道避事。

张原道;“我只是猜测,因为我知道陆氏叛奴陈明带走了陆氏两百亩桑田的田契,要有大麻烦也应该是这事。”

杨石香道;“介子兄所料极是,华亭董氏五月初就派了人来要接管那两百亩桑林,陆孝廉告到县衙,李县令也知道那片桑林是陆氏祖产,但抓不到陈明,无人证,陆氏丢失了田契·无物证,而且李县令也不敢为难董氏,因为松江知府是董玄宰的门生,这种跨县纠纷要由松江府协同青浦、华亭两县审理,李县令只能让差役把董氏亻卜人遣回,说那片桑林尚有争议,董氏无权接管,李县令能这样做已经是很给陆氏面子了,只是那两百亩明明是陆氏田产,现在成了争议之地,陆氏的蚕户不能去采桑了,陆孝廉如何不气!”

说到这里,杨石香停顿了一下,又道;“据我所知,李县令明年极可能不在青浦为官,会有新官继任,以董玄宰的交际,新来的县令就不可能再护着陆氏了,那时董氏会明目张胆来占陆氏的桑田。”

张原沉默了片刻,问;“那陆养芳近来可好?”

杨石香笑了笑,说道;“自上次被介子兄教训了一顿,陆养芳就很少在青浦街市lù面,听说上月去了华亭,也不知有何事。”

又闲谈了一会,时近二鼓,张原道;“两位贤兄远来疲惫,今日就早些休息吧,明日再为两位贤兄摆酒接风。”

因为后园小楼尚不能住人,张原就安排杨石香和金伯宗主亻卜五人住在前厅的两间耳房,杨石香和金伯宗住一间,杨石香的两个亻卜人和金伯宗的一个亻卜人住另一间,的确是逼仄了一些,张原致歉说怠慢了两位,杨石香、金伯宗都道;“无妨,无妨,这样住着正好,早晚可向介子兄多请教。”

安排好了杨、金二人住宿,张原回到内院,见书房有灯光,走过去一看,姐姐张若曦在教穆真真写字,见到张原,张若曦道;“小原,你来看真真写的华山碑,很有笔力。”

张原走过去看,穆真真赶紧起身站到一边,张原看书案上的那幅大字,结体堂堂正正,用笔丰满浑厚,很大气,赞道;“真真写得好,姐姐教导有方。”

张若曦一笑,说道;“练书法也要天赋的,真真写的字很有力,只可惜”对穆真真道;“真真去给小原斟一盏茶来。”

待穆真真走后,张若曦即问张原那杨石香可曾说了些什么?

张原道;“姐姐先前的担忧没有错,华亭董氏果然来占那两百亩桑田了,好在李县令还肯主持公道,那两百亩桑林暂时未让董氏霸占去,不过这事拖着总是麻烦,陆翁当然是不肯服软的,姐夫现在也是焦虑。”

张若曦幽幽叹息,忽问;“小原,你说你可以助你姐夫一臂之力,你当如何助他?”

张原道;“时候未到,总得让我过了明年道试才好。”

张若曦赶忙道;“对,小原你也莫要多想,专心读书备考便是,姐姐也不急,反正事已如此,急也急不来,最多也就是保不住那两百亩桑林。”

张原道;“只要是姐夫当家做主,避两百亩桑林我定要助他夺回,董氏以为田契到手那桑林归他们了吗,岂有此理,桑林田产即便转让买卖也必须要有原主人及其长子背书,姐夫不曾在那田契背书,那桑林就绝归不到董氏名下,只是现在没得说理处,只有从长计议。”

张若曦见弟弟这般说,略略安心,见穆真真端茶进来,她便回西楼歇息去了。!。